“神箭”腾飞前夜,发射队员是怎样度过的?

发布时间 : 2016-09-15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月夜下,长二FT2火箭正在进行推进剂加注

  神箭起,夜未央。刚刚长征二号F火箭(简称“长二F”火箭)载着“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飞向太空!此时,塔架上又恢复了昔日的宁静。
  而昨夜,这里却是一派紧张与忙碌,发射队员完成了火箭点火前最关键的工作——推进剂加注。


为火箭“站岗”


  9月14日下午17点整,“各号注意,开始加注!”
  伴着响亮的口令声,火箭上各个加注阀打开,火箭推进剂如血液般缓缓流向箭体。
  此时,塔架内外早已戒备森严,没有岗位的人员严禁入内。因此,记者也只能通过指控大厅的大屏幕观察队员们的一举一动。
  燃料流速、时间、加注量……屏幕上,无数的数字实时翻滚。
  一个多小时后,第一种推进剂加注完毕,只见肖士利、代春涛等几名队员走下塔架。趁着他们的晚饭时间,记者“见缝插针”。
  “你刚才是在什么位置?”记者问道。
  “塔架第一层,火箭垂直度监测,观察火箭加注时贮箱是否有变形,会不会碰到塔架。”肖士利说。
  气密检查、箱压监测、液位信号、垂直度监测……火箭加注的关键时刻,塔架内外忙碌的有近60人。在“神箭”腾飞前停留的最后一个夜晚,他们要为火箭“站岗”。
  伴着第二种推进剂的流动,夜幕降临。此时,明月高悬,“神箭”耸立,长二F火箭俨然成了月夜下的“战神”,这一刻,美不胜收。聚光灯下,偌大的发射场区亮如白昼,发射塔架上灯光点点,宛如一座梦幻的水晶宫。
  眼看着,中秋近了,而这里,更近的,是发射倒计时。


离危险最近的人


  运载火箭是“薄皮大馅儿”,90%以上的重量都是燃料。推进剂加注也是火箭点火前最重要、最危险的一项工作,因为火箭常规燃料有剧毒,且易燃易爆。
  队员刘伟建、李英石就是离危险最近的人,他们是推进剂的“加注手”。有多近?火箭加注管路就在他们身旁,一端通向火箭箭体,另一端就通向推进剂的库房。数百吨的燃料,都要从他们身旁流过。
  加注时,他们要实时对流速、液位以及管路是否有泄露进行监测,还要不时地上下塔架,对各加注点进行现场确认;操作时,必须身着厚重的防护服,戴上防毒面具,全副武装。
  将近晚上10点,火箭加注完毕。11点左右,李英石、刘伟建相继走下塔架。当他们脱下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时,里面穿着的发射队服已湿透,汗珠滴答滴答顺着衣服往下淌。
  算下来,从下午2点准备加注开始,他们已经在塔上待了近10个小时。
  “好渴!”李英石拿起水杯,咕咚咕咚地喝起水来。
  刘伟建说,每次加注时,难免有微量的推进剂流出,冒出橘黄色的烟雾。“少量吸入,会头晕、恶心,连饭都吃不下。”
  在这个岗位工作的人,被称为“与死神打交道的人”,而这项工作,刘伟建却干了有20多年。
  “这样的加注,没经历过百次,也有八九十次了吧。”刘伟建说。
  “不害怕吗?”
  “习惯就好!”刘伟建说,这次加注,非常顺利。
  记者了解到,刘伟建和李英石是师徒,这是他们第4次一同执行任务。徒弟李英石今年只有27岁,但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项极其危险的工作。虽然危险、虽然辛苦,但满腔热爱,无怨无悔。


“瞄”火箭


  晚上10点左右,队员贺长水和王超就位,他们的岗位是“瞄准”,这是保证火箭能够精确入轨的第一步。
  “就是‘瞄’火箭。”贺长水说,通过“瞄准仪”,为火箭设定起飞角度和方向。这项工作,失之毫厘,火箭入轨便会谬之千里。从火箭加注后开始,他们就要每隔几个小时操作一次。
  火箭的“瞄准间”就在距离塔架约150米的一个小房子里。记者赶到时,只见贺长水灵巧地转动着手中的“瞄准仪”。
  “需要瞄多准?”
  “偏差不大于0.01度,操作不超过10分钟。”他说,在火箭点火负15分钟前,他们要完成最后一次“瞄准”。
  千钧一发时,胜似百步穿杨,争分夺秒间,他们被称为“针尖上的舞者”。而就是为了这个不到10分钟的操作,这对搭档已经训练了整整3天。
  贺长水说,他干瞄准的工作已经12年了,但在长二F火箭发射队,他还是一名“新人”。这几天,他给自己规定:闲暇时间不准散步、不准看电视,全部用来“双想”。
  “想什么?”
  “想设备差异性,想每一个动作,想怎么能一次瞄准成功,缩短时间……操作完,设备装箱、关窗、关灯、断电、锁门、撤离……”
  发射当天,这些动作,他们都要鱼贯而行。


“守夜”到天明


  推进剂加注后,需要全天候巡检。若发现泄露,将启动应急预案。深夜12点30分,大部分加注人员撤离。但塔架上,还有两个人,今晚,他们要在这里“守夜”到天明。
  每隔两个小时,队员任春波都要上塔,对火箭推进剂是否有泄露、推进剂浓度进行检测。
  2层、3层、6层……塔架上曲曲折折的悬梯,很陡、很窄,背着检测仪,戴上防毒面具,任春波一晚上要往返五六次。从哪条通道、哪个舱门进入,检测点在什么位置,他都要牢记。直到火箭点火前30分钟,他一直都要坚守在此。
  和任春波一起“守夜”的,还有代春涛。这晚,每隔15到20分钟,他都要记录一次贮箱压力,直到第二天7点有人换班。
  就是在这高耸的塔架上,他们要度过一个不眠夜。                                   
  深夜1点左右,大部分加注人员已经从发射区回到协作楼,不知不觉间,中秋已悄然而至。而今夜,对所有没有岗位的发射队员来说,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睡好觉。第二天,还有更紧张的工作等待着他们……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