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五火箭的“产检师”

发布时间 : 2017-02-21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火箭的诞生和婴儿的诞生有异曲同工之处,出生前需要一群“产检师”来监测其“发育”情况。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简称长五火箭)也有自己的“产检师”,他们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所属的北京航天计量测试技术研究所光学测量团队的成员。“产检师”用先进的技术和可靠的数据,为总体设计单位提供了有效的技术支撑,为长五火箭“呱呱落地”奠定了基础。

多种新方法,监测“胎儿”发育情况

光学测量团队成员刘柯介绍,“产检师”的工作除了阶段性的定期“产检”,还有一些临时性的应急“检查”。“我们所提供的每一项数据,都是长五火箭诞生的重要参考依据。”根据“胎儿”成长需求,光学测量团队发明了“激光扫描测量”、“分布式多相机立体视觉测量”等多项新型测量方法。

长五火箭“人高马大”,采用普通的测量方法无法测量到某些高精度的指标参数。光学测量团队针对这一情况,创新采用“激光扫描测量法”,解决了芯一级氧箱、芯二级氧箱等多个大部段的多项测量难题。

刘柯说,火箭加注时贮箱结构会产生变形,需检测出这个变形量。长五火箭测量过程中,箭上准备工作量大,测量过程中不确定性因素多,这些都直接影响到测量精度和测量数据的可靠程度。光学测量团队发明的“分布式多相机立体视觉测量”方法,解决了这一难题,不仅测量到了贮箱结构变形的宝贵数据,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有的测量结果精度达到了0.1毫米。

“胎儿”接骨的两人“产检”小分队

光学测量团队中,有一支精干的迷你小分队,只有宋金城和郑明珠2名队员。可是别看人少,他们为长五火箭做了全程“产检”,并解决了不少测量难题。

一次,长五火箭装配过程中出现了不匹配现象,贮箱上法兰与导管中间缺了一段,连接不上。必须想办法把缺的一段补上。

这就好比接骨,可是怎么接?接成什么样呢?“激光扫描测量法”的空间重构功能就派上了大用场。宋金城和郑明珠连夜赶到天津,奋战一个通宵,通过仿真给出了缺失段的模型数据,车间立即根据这些数据生产出了缺失的“骨骼”,保障了型号进度。

最后撤离,干测量的也要冲在最前线

有时,“产检师”们也要冲在危险的第一线。在长五合练箭合练的过程中,为了赶进度,宋金城、郑明珠提前抵达海南文昌发射场,在发射塔架上安装观测设备。“原来每次安装时,中间有箭体,还能扶一下。这次提前装,中间就一个60多米深的大窟窿,幸亏我们俩没有恐高症。”宋金城笑着说。

合练当天,火箭首次采用液氢、液氧燃料,需要测量火箭每一秒钟的变化,测量人员必须一直待在发射塔架下等待完整数据。加注结束后,现场人员大多是负一小时离场,宋金城和郑明珠两人在负半小时才撤离,是坚守到最后的队伍之一。他们获取了当天几十个测量工位近千G的数据。

如今,长五火箭首飞成功,见证了其成长每一步的宋金城在谈及感受时没有太多华丽的辞藻,他说:“我们干测量的,细心呵护了长五火箭‘发育’的每一步,所以看发射时,听到星箭分离、完美入轨的那一刻,心情非常激动,我们所有人的努力换来了中国航天迈向新的台阶,我很自豪。”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