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蕴:我为什么这么严

发布时间 : 2017-02-28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崔蕴,这是一个与新一代运载火箭密切相关的名字。他带着一群年轻人,总装出了长征五号、长征七号火箭,同时令他名声在外的,还有他“惹不起”与“法西斯”的诸般事迹。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崔蕴为什么会这么严?

      

为什么?为了他们尽快成才

      

  “孩子们”,素来以严厉著称的崔蕴,这样称呼团队的其他成员。他带领的总装团队,是一支年轻的队伍,平均年龄仅25.9岁,参加工作时间最长的不超过5年,最短的只有1年。
  “咱们的长征五号、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就是这帮刚毕业的学生装出来的。”崔蕴说,这支队伍成长得很快。
  新一代运载火箭总装难度大,工作量大,刚从学校毕业的“孩子们”无一人有过总装火箭的经验,甚至连实际操作经验也是非常有限的。从事火箭装配工作30多年的崔蕴,具有丰富的经验,先后四次荣立个人三等功,曾在排除长二捆火箭燃料渗漏时导致肺部75%烧蚀。
  “用生命造火箭”的他手把手地教“孩子们”,细致到怎么拿扳手、拧螺丝、用钳子,每一项操作都必须严格遵守规矩。
  穿着白大褂的崔蕴,口袋里有“六件宝”:老花镜、手电筒、卷尺、放大镜、望远镜和激光笔,都是用来严格地检查和指导徒弟们工作的。他走路的时候,衣兜里叮呤当啷响,徒弟们远远地就知道师傅来了。
  刚接触崔蕴的人可能觉得他有点怪,他布置任务有自己的一套准则:“你越没怎么干过,我越要让你干”。在他的碎碎念和呵斥声中,年轻人快速适应了新一代运载火箭紧张的研制节奏,并将总装、测试工作全部担起来。难能可贵的是长征五号遥一火箭运抵海南文昌发射场后,开箱合格率为100%,这对于一型新型号来说,实属不易。
  崔蕴说:“要让他们尽快融入这行,所以对他们要求比较严。为了什么?为了让他们尽快成才”

     

为什么?干火箭交不起学费

       

  只要事关火箭,崔蕴从不“网开一面”,大家既怕他,又离不开他。徒弟张琳卿说,他一来,会干的活儿都忘了,怕挨骂,再到后来,大家被骂了干活反倒踏实。
  “吊装火箭时,我站在现场指挥后面,他每下一个指令就回头看看,见我没什么反应再接着下指令。”崔蕴板着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崔蕴深知,干火箭总装交不起学费,尤其是新一代运载火箭,更容不得丝毫闪失。所以,他想用自己的严厉,让所有人对火箭负责,也对自己负责,“不用为得过且过而后悔,不用为疏忽而痛心,甚至不让他们去送命。”
  可是严厉的崔蕴心里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孩子们”,每当有危险的时候,他总是亲自上阵。有一批产品,要用角磨机锉修,“他们谁用过呀,万一砂轮碎了打到头上,能死人”,于是,崔蕴自己干了一天。
  在文昌发射场执行首飞任务期间,总装团队内部整改了60多项上不了正式归零报告的问题,甚至连没系安全带都要归零,高标准融入了这个团队的灵魂里。
  为了把工作干到极致,崔蕴还创新了很多管理办法。比如每次装配前校验力矩扳手,保证螺钉拧紧力矩100%合格;比如定点定位,有效避免贮箱气密试验时不同点位过滤器混合使用造成的污染扩散危害。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为什么?未来中国航天要靠年轻人

      

  在发射场,每天最早到岗;班前班后会,雷打不动;只要上岗,必须挎着工具袋,“不然和上战场不带枪有什么区别”;打一仗,就要前进一步……
  这么多细致的要求,目标只有一个:严抓作风。学好三年,学坏三天,崔蕴说,不严抓,几天之内,可能作风就会变坏。
  在他看来,每支队伍从建立之初形成的作风,决定了队伍今后的面貌,“将来都是他们干,年轻人要接航天的班,现在不严不行。”
  新一代运载火箭总装团队吸收了前人积累的管理经验,又在此基础上加了很多新内容,崔蕴逐条细化车间各项工作,拉条挂账,要求员工签字确认,从制度上形成有力的约束,培养大家严谨的工作作风。他们也时刻注意学习国内同行的长处,再结合自己的实际加以运用。
  严字当头,队伍作风、装配方法、管理制度渐渐成形。
  “只有把5米直径火箭的总装方式方法掌握好了,将来才能攀登更高的山峰,中国航天的未来就看他们了。”崔蕴微微眯起双眼,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一天,“到时候我肯定干不动了,但我可以拄着拐棍儿看着他们干。”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