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伤不下“火”线的设计师们

发布时间 : 2017-02-28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火箭研制可以说是多条战线共同作战的大系统工程,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简称“火箭院”)所属的北京宇航系统工程研究所的设计师们坚守的战线绝对称得上是“火”线,他们设计火工品,连做的试验都是发火试验。在型号研制关键阶段,设计员们忍受病痛也不肯缺席,轻伤不下“火”线。


  
拄着双拐进现场


  陈岱松是火工品设计师,负责某型号产品低冲击分离装置设计。
  2016年年底,该型号进入某重要联合试验阶段,陈岱松整天忙得团团转,可就在这时,他不小心摔了腿,医院诊断右腿骨裂,伤筋动骨一百天,他必须卧床休养。
  当天晚上就要进行大型地面试验了,陈岱松在家里坐也不是、卧也不是,心里万分自责。
  晚上8点,试验厂房亮如白昼,设计员们都在紧张地忙碌着,试验9点开始,接替陈岱松准备试验的设计员突然一声惊呼,“哎?你怎么来了?”大家这才发现,陈岱松正不熟练地拄着双拐走来,“没那么严重,能干点啥就干点啥。”
  就这样,拄着双拐的陈岱松一会儿检测数据,一会儿检查线路,一遍又一遍检查产品安装,硬是跟大家一起忙到后半夜,直到试验顺利完成。


  
带病“高空作业”


  长征七号运载火箭(简称“长七火箭”)在海南发射,火工品设计师最关心的是箭体结构设计,唐科负责整流罩和仪器舱的分离结构和火工品设计,是核心中的核心。
  熟悉唐科的人都知道,他是天生的大嗓门儿、乐天派,办公室总能听到他欢快的笑声。而长七火箭即将开展整流罩和仪器舱试验的那几天,压力越大越爱给大家减压的唐科突然安静了下来,化脓性扁桃体发炎让他说不出话、吃不下饭,一周就瘦了10斤,直接被医生收治入院。
  那时试验刚刚开始,防水效果还没有观测,唐科趁医生和家人不注意,借上厕所的功夫逃出医院。刚刚下过雨,试验振动塔旁的产品里又湿又热,唐科藏起扎着输液留置针管的手,和同事登上高空作业车,在近20米高的壳段里,一寸寸检查每个分离面、舱口口盖、对接面等,不落下一丝缝隙,直到作好记录。


  
带着心脏监护仪看产品“发火”


  赵崇斌是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简称“长五火箭”)纵向分离装置设计师,他是个严谨而认真的小伙子,但在同事们的记忆里,他也有不严谨的时候。
  长五火箭纵向分离装置发火试验前期,有段时间,赵崇斌老是觉得头晕,莫名眩晕感常让血压飙到170,医生担心是心脏的问题,让他戴上24小时心脏监护仪。
  但是,带着24小时心脏监护仪的赵崇斌,连24分钟都等不了,就回到了试验现场。同事们都劝他回去:“心脏是你的动力系统,可千万要小心。”他却说,不看着自己设计的产品做试验,心里更不平静。
  如今,长五火箭、长七火箭都已经顺利完成发射任务,但在研制过程中,这些人、这些事却时刻闪耀在人们的记忆里、出现在人们的欢声笑语里,让大家记起那段全力拼搏的岁月。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