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深处的坚守——探访万源国际公司甘肃红沙岗周家井风电场

发布时间 : 2017-01-11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这是唐代诗人岑参描写河西走廊戈壁滩的诗句。上千年过去了,戈壁滩还是那个戈壁滩,唯一不同的是,在茫茫戈壁滩上耸立着的一排排高大洁白的风力发电机,随着猎猎风声,在蓝天白云下翩翩起舞,为戈壁滩平添了一抹亮色。而“平沙万里绝人烟”的地方也升起了袅袅炊烟。
   2016年岁末,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简称“火箭院”)新闻中心记者一行三人来到了这人迹罕至的戈壁滩,探访了中国航天万源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源国际公司”)位于戈壁深处的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红沙岗镇周家井风电场,两日的采访拍摄,体会到了万源国际公司风电人的坚守与执着。他们战风沙、斗酷暑,就像长在戈壁滩上的“骆驼刺”,在恶劣艰苦的环境中演绎着生命的顽强,在孤独寂寞中自强不息,在艰难困苦中生存创业,在平凡朴实中默默奉献。

 

  广漠杳无穷 孤城四面空

  2016年12月29日上午10点,记者抵达甘肃省金昌市,这里地处河西走廊的东段,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的要冲。
  前来接我们的是万源国际公司风电场运维与工程部副主管宇根海,坐上他的越野车一路北行,进入了荒芜人烟的戈壁滩。宇根海告诉记者,周家井风电场建在民勤县西北67公里,金昌市北面约70公里的红沙岗地区戈壁滩上。
  第一次进入戈壁,好奇心驱使我们望向车窗外,了无生趣的茫茫戈壁滩上布满粗沙、砾石,一条条干沟毫无生气地横卧在上面;偶尔能见到几只骆驼在寻找着一些我们不知名的、零散地长在戈壁滩的植物;仰望湛蓝的天空,却未见一只飞鸟,目睹此景,忽然领会到了古代诗人“穷荒绝漠鸟不飞”的意境了,好在,一条笔直的高速路横穿在戈壁滩上,多少给我留下了一点现代的感觉。
     越野车行驶约一个小时,远处一排排洁白色的风机和一座孤零零的建筑物映入眼帘,“广漠杳无穷,孤城四面空”的感觉涌上心头。宇根海指着风机的方向说:“前面就是周家井风电场了”……

                  全国最大的2兆瓦电励磁直驱风电场
   2013年6月,经国家能源局批准,甘肃省总投资77.16亿元的民勤红沙岗百万千瓦风电项目在戈壁滩动工兴建。整个风电基地项目分3个风电场建设。万源国际公司建设的周家井风电场是风电基地的第2个风电场。
  宇根海介绍,周家井风电场是目前万源国际公司7个风电场中装机规模最大的风电场,也是目前全国最大的2兆瓦电励磁直驱风电场。
  风电场占地面积82平方公里,总装机容量30万千瓦,工程设计共安装150台单机容量为2兆瓦的电励磁直驱风力发电机组,该机组中心高度85米,风轮直径106米。风电场2014年9月21日开始吊装,2016年7月11日,150台2兆瓦电励磁直驱风力发电机组全部安装完成,并网发电。  
  说起万源国际公司开发的2兆瓦电励磁直驱风力发电机,宇根海如数家珍,目前全国风电场安装的风机主要是双馈异步风力发电机组和永磁直驱风力发电机组两种机型。双馈、直驱两种技术路线的本质区别在于双馈型是带“齿轮箱”的,而直驱型不带“齿轮箱”,叶轮直接连接转子进行驱动发电。
  直驱式风力发电机组因为没有“齿轮箱”,减少了传动损耗,提高了发电效率,尤其是在低风速环境下,只要达到3米/秒风速就可以发电,而双馈型则需要3.5米/秒才能启动。直驱技术省去了“齿轮箱”及其附件,简化了传动结构,提高了机组的可靠性。采用无齿轮直驱技术可减少风力发电机组零部件数量,避免了“齿轮箱油”的定期更换,降低了运行维护成本。直驱永磁风力发电机组能够在一定电压跌落的范围内不间断并网运行,从而维持电网的稳定运行。
  宇根海自豪地说:“我们万源国际公司开发的2兆瓦电励磁直驱风机技术新,电子化程度高,质量可靠、低成本的维修和维护将成今后市场选择的重要机型。”  

                                风电场的“安全经”
   越野车载着我们驶入周家井风电场升压站,环顾升压站四周,大概有半个足球场大。左边一栋三层白色小楼是办公楼兼宿舍,右边是风电场的变电站,办公楼前面有一个篮球场。整个场站干净整洁。
  站在我们面前迎接我们的是风电场运维副经理徐千辉和他的两个“手下”。徐千辉中等身材,看着非常年轻,四方形的脸上透着北方人的憨厚,一问年龄,93年出生,才23岁就挑起了大梁!
  小徐告诉我们,周家井运维班组一共只有8个人,运维经理郭海泉是80后,其余都是90后,平均年龄不到27岁。他们日常有一个人轮休,在岗的是7个人。

  “就你们8个人维护着偌大的风电场和150台风机?”这出乎我的意料!
  简单的午餐过后,我们已经按耐不住前往拍摄风机的急迫心情。小徐则不慌不忙地对我们说:“不急,今天下午对你们进行安全培训。”
  “啥?我们还要接受培训?”
  “是的,这是规定。凡是要进入风电场的人,都得经过安全培训并且要考试,培训记录和考试成绩还要存档。这也是对大家负责。”小徐说。
  原来,风电场运维工作是属于高危行业,员工检修时不仅要面临650V的高压电,还要徒手攀爬85米高的风机,如果不将安全放在第一位,时时都会面临危险。所以,风电场有着极其严格的安全管理规定及设备检修操作规程,他们每天班前会首先就是“叨叨”这些规定,班后会还要总结一天安全工作,他们把这叫做“用‘安全经’洗脑”,让大家在头脑中对安全工作形成“条件反射”。当然对于我们这些外来人员,也必须告知安全的重要性,并且给予一定的安全知识教育。
  说起安全,风电场运维技师曾军德告诉记者,他们的家人也非常关注安全。由于行业的特殊性,在风电场作运维工作,要连续工作两个月,才能回家休息10天。所以两个月里,他们的家人从来不主动给他们打电话。这基本上,已经成为一条“潜规则”。因为家人都知道他们的工作面对着是高空、高压,比较危险。再加上维修工作时间不固定,就怕打电话时,他们正在高空干活,如果接了电话,万一出现差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基本上都是他们打电话给家里人。
  曾军德说,有一次,他不到1岁的孩子,高烧39度,连续烧了3天,他都不知道,后来回家后,还是母亲告诉他的。母亲和媳妇说:“你在外面安心工作,家里有我们看着呢。”   
  2015年的夏天,戈壁滩高温酷暑,曾军德的媳妇在晚上给他发来条微信:“老公,这几天天气很热,大家容易麻痹大意。告诉小兄弟们,无论处理大故障还是解决小问题,要不急不躁、头脑冷静、注意安全。老公,安全不是一个人的事,它关系咱家的幸福、完整。愿你平平安安上班,高高兴兴回来!我和儿子在家等你!”说到这里,曾军德的眼睛湿润了。
  经过2个多小时的安全培训、考试,我们基本“合格”,但安全这根弦却牢牢地绷紧在了头脑里......

记者爬上85米高的风机

  12月30日,风电场少有的风和日丽,运维技师冉继祥、仲乃鹏领到了今天的工作任务,检修25号风机的液压系统。我们也和宇根海副主管随他们一起来到风机下。此时仰望风机,忽然想到了“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诗句。远处看着窈窕、秀美的风机,瞬时变得高大、伟岸起来。“好高呀!这怎样上去呢?”我们一边嘀咕,一边随他们进入风机的塔身。塔身底部的空间大概有9平方米的样子。一排配电柜卧在一旁,配电柜的对面就是通往塔顶轮舱“爬梯”。顺着直上直下的爬梯往上看,最上面一丝亮光的地方就是轮舱。爬梯有80米高,相当于30层楼房的高度。没有电梯,就是徒手攀爬,没有点力气和技巧,一般人是不敢轻易挑战的!
  冉继祥、仲乃鹏在做着攀爬前的准备工作。宇根海对我们讲,第一次爬梯,谁都会害怕,尤其是攀爬到一半的时候,不会用劲的人,体力已经消耗大半,此时胳膊、腿非常酸疼。悬在半空,还有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好多前来应聘运维岗位的人,就是过不了这一关,而放弃了。
  他告诉记者,一个合格的风电场运维人员,不只是能攀爬塔筒,吃苦耐劳,还要具备电器检修、机械检修的技能和快速判断、处理故障的能力。这是一个体力加智力的工作。要做好真的不容易!
  停电、关掉风机。冉继祥、仲乃鹏做好准备工作后,拿出5套助爬器的安全装置,给我们讲解使用方法。仲乃鹏说:“万源国际公司为了减轻大家徒手攀爬的体力,今年在风电场配备了电动助爬器,我们上下,更快、更省力了。以前上去一趟,最快也得10分钟,现在只需要5分钟就搞定了。”
  一起穿戴好助爬器保护装置,冉继祥第一个在助爬器的助力下向上爬。他像“钻山猴”一样蹭蹭蹭,不到3分钟就到达机舱。记者此刻已经跃跃欲试了。可是没有经验的我们,磕磕绊绊、停停歇歇、气喘吁吁,用了20分钟才勉强上去。宇根海还一个劲地夸我们“不错、不错。”等到下来,同行摄像师的双手,两天内都无法稳定地握住摄像机。此时的我们已经体会到了这份工作的不易!

我们是守护风机的“白衣天使”

  周家井风电场运维班组的主要任务是对风力发电机定期进行检查,日常运行维护、检修等。就拿地面巡检来说,150台风机散布在长10公里,宽8公里的区域,7个人分成3组,走一圈下来,满满当当得两天时间。如果是高空巡检,两人一组,3天要攀爬2台风电机。有时候遇上风机大部件故障,排除时间长,那基本上是早上爬上去,吃喝拉撒睡就都在上面了。
  2015年冬天,周家井风电场的风机还处在调试运行阶段。有一天,徐千辉、冉继祥、仲乃鹏按照计划要对3台风机进行调试。
  出门前,冉继祥在屋子里习惯地看了看外面,“今天的太阳格外的红,洒在戈壁滩上,给人感觉暖洋洋的。可是一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呵呵,零下21度!”他们驱车到达要调试的风机旁时,又刮起了每秒8米的风(相当于4级风)。“我们把能穿戴的棉帽、耳帽、围脖通通捂上,站在85米高的风机机舱外调试风向标,刺骨的寒风瞬间就吹得你‘透心凉’,尤其是戈壁上的风‘硬’,刮在脸上就像‘刀子割’一样的疼。干到中午,后勤给送来午饭,本来是热腾腾的饭,等吊到上面,饭都已经冻住了。上面也不能生火加热,没有办法,我们就带点面包之类的上去。后来,公司知道情况后,给我们买了保温桶,我们在上面才吃上热乎饭。”冉继祥说。
  有一次, 徐千辉和同事调试风机上的一个电器设备,设备突然就不启动了,经过检查,是一个温控开关因为温度太低,作了保护。当时调试进度安排非常紧,当天必须要完成3台风机的电器设备调试。无奈之下,他们用了许多加热的办法想让温控器恢复工作,可温控器就是“不听话”,就在快放弃的时候,徐千辉的同事对着温控器吹了一口热气,奇迹出现了,电器设备竟然启动了!他们抓紧时间,完成了调试。神奇的是,后面的2台设备上的温控器也是吹“一口热气”就启动了!他们顺利完成了当天的调试。下到地面来,徐千辉开玩笑地对同事说:“今天多亏了你这一口‘仙气’呀!让咱们按照进度完成了任务。”
  冬天冒严寒,夏天战酷暑,这是风电场运维人员必须要面对的挑战。在夏季三伏天的时候,烈日下的戈壁滩上特别干,温度接近40摄氏度,他们在风机轮毂里检修时,里面的温度常常达到50度左右。用他们的话说,“喝一瓶水就要出一瓶水的汗!”
  在风电场运维人员心里,也不光是“严寒与酷暑”。他们说,春天的时候,站在高高的风机上,看着戈壁滩上苏醒的片片红柳,在春风吹拂下一排排转动的风轮,几只骆驼优哉游哉漫步在戈壁上,那种自然的诗情画意,令人陶醉!秋天的傍晚,巡检归途,风轮与斜阳明月清风相伴起舞,你会油然升腾起一股自豪感与成就感!风电人独有的自豪感、成就感!
  冉继祥说:“我们就是风机的‘白衣天使’,日夜守护着它!”,仲乃鹏道:“我们像驰骋在戈壁滩上的‘将军’,每天要检阅这些高大威武的‘士兵’!”

风电人的坚守

  在这次采访中,我们遇到到了两个“老”运维人员——宇根海和郭海泉。说“老”,其实他们年龄并不大,宇根海今年36岁,郭海泉35岁。“老”的意思是他们在风电场转战南北,在运维岗位上已经坚持了10个年头。
  宇根海,精精瘦瘦的一个汉子,被风霜洗礼过的脸上,透着一股坚毅。谈起他的运维生涯,他点上一根烟,告诉我们,2007年,万源国际公司在南通建风电场,他是第一批招聘过来运维技师。10年下来,当初一起走过来的兄弟已经不多了。回过头来看这个过程,有艰辛,但更多的是伴着万源国际公司风电事业的成长,自己也在成长,非常欣慰。
  “你有没有想过换一个工作?”记者问。
  “还真没有,习惯了。对这份工作已经产生了一种依赖和割舍不下的情怀。一起来的同事,坚持下来的都是这种感受。”
  “你如何兼顾工作和家庭呢?”
  “做风电的常年在偏僻的地方工作,确实顾不上家。所以,娶个通情达理的好老婆非常重要!老婆要支持咱们、理解咱们,这个需要时间去慢慢沟通。”

  “我们2个月休一次假,回到家里,尽量地帮妻子干点活,补偿一下。当然,最难的是顾不上老人和孩子,比如孩子今年入学,所有的手续都是妻子办妥的。最近,妻子打过来电话说,孩子考试成绩不太好,我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拜托她了。”
  说起妻子,宇根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告诉我们,他妻子是个很能干的人,不但考上了村官,而且干得非常出色,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我们也为他有这样一位爱人感到高兴!
  郭海泉的情况虽然和宇根海不太相同,但是两人一起坚守这份事业的心却是相同的。
  周家井风电场地处戈壁深处,日常的生活是单调的,年轻人的业余生活就是打打篮球。近期,万源国际公司为他们配置了WiFi,年轻人可以通过网络,看看外面的世界了。90后的年轻人喜欢网购,可是快递员不来这不毛之地,只送到70公里外的金昌市。年轻人只能把购买的东西攒起来,有机会去金昌了,一次拿回来。
  戈壁滩上打的水井里的水碱性大,只能洗澡。他们就隔一段时间跑到20公里以外的红沙岗镇去购买桶装水,捎带买回蔬菜和牛羊肉来改善生活。
  郭海泉说:“这些年轻员工,基本都是本科毕业,学的就是风电专业。可是在这帮人身上,看不到所谓90后的矫情,他们和老一辈运维人员一样,能吃苦、能耐劳,兢兢业业,他们正在不断地成长!”
  徐千辉说:“我感谢这份工作,给了我自力更生的能力,感谢有这帮好同事、好兄弟,大家在一起干活儿,互相帮助、互相提醒;在一起生活,互相照顾、特别团结友爱!”

风电新能源极大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

  甘肃省地处西部,缺少传统能源,风能资源储量丰富,土地资源廉价,风电新能源为其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就拿周家井风电场来说,年计划发电量为5.8亿度,按当地上网电价每千瓦时(度)0.58元计算,一年总收入就可达到3.364亿元。如果按照每度电节约标准煤330克计算,每年就能节约标准煤19.17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58万吨、二氧化氮2224吨、二氧化硫2147吨,减少烟尘排放2588吨,对国家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化建设发挥重要作用。
  风电场不仅能提供廉价的电力,缓解当地电力供需的紧张状态,还能减缓风沙,稳固地表土,并对中国北方城市呼吸困难的沙尘暴釜底抽薪。这一切都为加快西部经济建设速度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
  2016年最后一天,我们结束了在周家井的采访,在这跨年的晚上,我们和万源国际公司的风电人一起度过。
  新的一年到来,朝阳沐浴戈壁、晨风唤醒风轮、风电人整理工具又要出发了……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