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将星辰大海绘入方寸logo

发布时间 : 2017-12-20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李洋和他设计的logo

  “其实井盖儿大有看头,好看的井盖儿不少,但也有不少‘头重脚轻’的井盖儿,比如我刚才给你看的那个logo……”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研发中心设计人员李洋严肃认真地介绍着许多人路过但可能看都不会看一眼的井盖儿。自从迷上logo设计后,他总会对圆形物体进行“自动化加工”。
  不到3年的时间里,李洋为师门设计过实验室logo;为班组设计过班组logo;为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义诊社团和空军装备研究院的慰问老兵活动设计过logo……来火箭院工作不久,正好赶上仿真中心组织logo设计大赛,一举拿下二等奖。


开山之作 为实验室设计logo


  李洋上大学期间迷上了摄影,为了让摄影作品更完美,李洋开始学习PS技术。随着PS技术日益娴熟,找他做图片后期的老师和同学也越来越多。
  2015年5月,在读研究生的李洋突然接到了本科毕业设计导师的邀约——为实验室网站设计logo。既要了解实验室情况,又要具备相关技能,这个PS技术高超的爱徒成了导师的不二人选。虽然李洋的PS技术出类拔萃,但设计logo和PS毕竟是两回事。经验的欠缺让他犹豫,但终究被尝试的强烈愿望取代了。
  第一次设计logo,李洋没有新手那般无从下手的感觉,他边学习边设计,汲取灵感后再添加、修改,往复几遍,李洋完成初稿交给了导师。导师肯定了这个设计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在这稿的基础上添一个对称的图形,是不是更能体现出实验室的特点?”说完,导师自己先笑了。
  李洋开始脑补这个建议,“一个两翼下折的抽象无人机造型,再加上一个对称的图形,那不活像一张大嘴?”原来,这个实验室的成员个个能吃、爱吃,导师这是要“自黑”。李洋接纳了这个有趣的建议,修改后,交付导师一张“血盆大口”。这个logo不仅被放在实验室的网站上,还被用作微信公众号的头像,沿用至今。
  首战告捷,李洋信心大增。工作之余,他一点一滴地储备着logo设计的知识,为之后再次设计logo打下坚实基础。

     
设计班组logo 再证实力

            
  2015年底,李洋回到火箭院读研二,在研发中心某班组学习。该班组要申请奖牌班组,发现原来那个logo的像素和理念与当时的情况不符。于是大家纷纷提议换个logo,但没听过谁会logo设计。组长解围,“设计logo对咱们非专业人士来说有点难,算了吧。”李洋下意识地接了句:“不难啊”。组长有些意外,“要不你来试试?”
  第二次接logo设计任务,李洋胸有成竹。又是连学带做,李洋这次只用了两周时间就完成了设计。组长看到李洋设计的logo后,立即拍板决定替换原来那个。再次设计logo,李洋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患”上“强迫症” 跟代码较劲


  当李洋设计制作logo的态度从“玩票”变得难以割舍,他添了一个新毛病——“强迫症”。
  研一时,李洋和同学合作完成一项大作业。两人提前完成了作业,同学要交的时候,却被李洋拦了下来,“有点难看,我重新排一下再交。”同学一头雾水,心想“码了多少年的代码都长这样,怎么难看了?”只见李洋调整着代码的格式,左对齐、等号对齐……做完这些后,原来杂乱的代码“稍息”、“立正”排排站好。李洋也忽然意识到,自从迷上logo设计后,让代码“立正”似乎成了一个必要环节。
  一次,李洋和组长合作编写了一段数万行的代码,组长和李洋一样有“强迫症”,这两个人合作完成的代码视觉冲击力十足。之后,在模拟时,程序出现不明原因崩溃。要从数万行的代码中“揪”出“罪魁祸首”,着实要费一番大功夫。然而,没用多久,原因就被查明了,李洋和组长心知肚明,这得益于这组整齐的代码。
  李洋难以接受不够整齐的代码,何况让代码“立正”这件事本就“磨刀不误砍柴工”。
  设计与航天有关的logo时,李洋总是觉得毫不费力,并且乐在其中、不知疲倦。其实,这是他将自己对航天事业的热爱倾注其中的过程。他在用空天星海、弹箭星船,诉说着航天青年对航天事业不尽的热爱。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