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然如——航天专家的方寸艺术

发布时间 : 2016-09-29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他是我国最早仿制“乌米格-15教练机”的工程师,还是我国第一枚导弹的总质量检验师,现在是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高级工程师。他不但能造飞机、做火箭、制导弹,还会篆刻,而且技艺精湛。他就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211厂的陶然如。
  陶老如今已年过八旬,而他的篆刻道路也足足走过了70个年头。这70多年里到底刻下了多少作品,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找他刻过印章的人都大为欣赏


  篆刻是一种集字法、篆法、刀法、章法于一体的方寸之间的传统艺术,迄今已有两三千年的历史。陶老的屋子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篆刻工具和印章作品,放下刻刀,他是一位沉静如水的老人;拿起刻刀,他就是忘我的工匠。
  在陶老众多的印样里,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谢光选。谢光选是我国战略导弹与运载火箭技术专家和主要开创者之一,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
  陶老给谢光选院士刻过印章,而且是一枚银章。当年,谢光选与陶然如曾是战友,一起参加了中国第一枚导弹的研制与发射工作,两人情谊深厚。
  有一次,华北工学院送给谢光选一枚银的章料,于是,他就找陶然如给自己刻了一枚印章。陶然如回忆说:“当时谢光选把我找了过去,问我这枚章料怎么样,我回答说,自己搞这么多年篆刻还没有见到过这种世纪银印,也没有刻过这种章料。谢光选让我帮他刻这个印章,我担心自己刻坏了赔不起。他说家里有好多我刻的印样,也知道我的水平,叫我不用担心这事,只管放心大胆地刻,还让我刻完之后务必要在银印的上面刻上‘陶然如刻’。”
  这枚印章透着一种平整规矩美,侧面还刻着精细的花纹,和“华北工学院60周年校庆” “世纪银印”等字样。提起这枚银印,谢光选笑着说自己很满意:“篆字都是他写的,笔画还都不一样,这表示他文化的程度和偏向不一致,不一致才能表现艺术呢。”的确,虚实疏密,形状各异,不仅要一团和气,还要别具生趣,篆刻水平的高下就体现在这篆刻之美中。
  谢光选院士的评价将陶然如的篆刻提升到一个很高的艺术层面,事实上,陶老的篆刻在火箭院里早就出了名,不仅谢光选院士,很多人对他的印章都非常欣赏。
  刘平是北京市著名的书法家,他的作品经常参加北京市的各种比赛。为了能有个满意的篆刻体印章来提升书法整体艺术效果,刘平专门找到陶然如,请陶老给他刻几枚印章。陶老给刘平一共刻了大大小小4枚印章。刘平表示自己对这些印章都很满意,“那个‘情系航天’是主印,很有特点,咱们是搞航天的嘛。这个印章刻得很成功,我经常用,基本上每幅作品都是用这个。”
  大家对陶然如篆刻的欣赏证明了陶老篆刻的艺术水平,但是,陶老很少拿篆刻作品去争取奖项,不求名利是他搞篆刻的一个准则。“我没有求得什么奖,但是我的作品也参加过一些比较有名气的展览。”陶老说。
  因为爱好所以去刻。也许正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原因,才有了陶老今天这样丰富的作品。


  
用印章定格历史事件


  熟知陶老篆刻的人都知道,陶老的每一枚印章背后,都蕴藏着广阔的天地。陶老别具匠心,将历史与篆刻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在他所刻的印章里,有一大部分是为了纪念重大的历史事件。
  陶老说,在自己篆刻的后期,凡是有纪念意义的事,自己就会刻一个印章,比如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中国第一枚导弹发射成功40周年、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建院30周年、香港回归、建国50周年、澳门回归、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30周年等等。陶老用一枚枚小小的印章将历史做了定格、做了铭记。
  早年陶老曾刻下3枚飞机印章,很少有人知道,这3枚飞机印章背后蕴含着陶老的一段特殊情感。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之后,日本鬼子占领了北京,妄图占领全中国,日本的飞机在北京附近到处盘旋、轰炸。陶然如的老家在河北新乐,那天大家刚听到日本鬼子的飞机来了,飞机就开始扔炸弹。陶然如当时非常害怕,也非常痛恨日本鬼子,更痛恨他们的飞机,这种愤恨的心情直到现在他还有。
  那年陶然如才8岁,出于对日本飞机的愤恨,他连画画都把日本飞机画成是坠毁的。日本投降后,陶然如很高兴,就找了一块木头,在上面刻上自己的名字和飞机。
  此后接连两年,陶然如又分别刻了一枚飞机印章,但是这个时候,他对飞机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开始喜欢飞机,并励志长大后要制造飞机。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心路历程,后来,他在北京406业余工学院飞机制造系进修了4年,参加空军后转入航空航天部门从事质量技术工作近50年,在火箭院211厂从事和负责飞机大翻修中的技术质量工作,保证了修出的数百架飞机质量良好。再后来,他真的成为了火箭院211厂的飞机设计科科长,组织工人师傅们完成了我国首批试制6架苏式“乌米格-15”高级喷气式教练机的仿制设计任务。
  在陶老的印章中还有一枚纪念探月工程的印章,这枚印章是陶老退休后的作品,虽然他已退休,但一直心系航天,于是特别设计了这枚印章。篆刻的章法贵在气、势、情、韵皆备,而这枚印章构思新颖、功法细腻,印章的左上角是篆字,右下角是探月工程的版画。这突破了以往篆刻只有篆字的局面,将篆字和版画相结合,足见陶老对篆刻的独特理解和对航天事业的热衷。


  
在不同材料上搞篆刻


  陶老给篆刻赋予的内涵显示了他与普通篆刻人的区别,此外,在篆刻工具上,陶老也是与众不同。他的刻刀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更换刀头,他的放大镜可以任意地折叠变化,还有印章托,可以根据章料的大小而变化。“你要想做一件事,没有工具不行,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陶老说。
  陶老搞篆刻,不仅能在银子上刻,还能在瓷砖上刻。有一枚长12公分、宽8公分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印章,因为文字较多,要占用较大的版面,所以陶老就刻在了瓷砖上。陶老用瓷砖做篆刻,没有花一分钱,哪儿有装修房子的工程废弃物就在那里看看,需要什么就拿锯条一锯。
  陶老还说,他可以在很多种材料上搞篆刻,自己还有刻在大理石上的作品呢。有一枚长10公分、宽4公分的印章,是为纪念中国载人航天“神舟五号”飞船发射成功而刻的,之所以刻在大理石上,是因为陶老觉得载人飞船发射成功的纪念意义较深,应该选用好一点的材料。
  对于陶老来说,搞篆刻只是一个业余爱好,但他却精益求精,表现出善于刻苦攻关、不断追求创新的航天精神。谢光选院士也说,航天人都有种精神,善于刻苦攻关、善于艰苦奋斗,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


  
为战友和爱子刻骨灰盒


  陶老的篆刻作品里有许多故事,让人想不到的是,他还刻过骨灰盒。
  陶老刻的第一个骨灰盒是给他的战友——211厂原副厂长顾光旭的。刻这个骨灰盒的时候正值文化大革命期间,此后不久,陶老的工作被迫停止,被关起来接受审查。但是意想不到的是,有一天他在被审查时,竟被点名叫走,任务就是给5个因公殉职的战友刻骨灰盒。
  陶然如回忆说,当时自己已经刻过第一个骨灰盒,有了一点名气,领导点名叫自己来完成这个任务。于是部里军管会找到火箭院军管会,再找到陶然如所在单位的军管会,三级军管会点名让他马上到部里来,带着工具刻骨灰盒。
  这件稀罕事在陶老看来却是一件趣事,不过,陶老的心底也隐藏着一些憾事。
  陶老的三儿子叫陶金,是全国著名的青年舞蹈家、中国第一代劲舞舞蹈家,曾因主演影片《摇滚青年》轰动一时,成为当时千万青年崇拜的偶像。不幸的是他英年早逝,陶老满怀遗憾,为他亲手刻起了墓碑。
  70多年的篆刻生涯给陶老带来了太多的东西,这一枚枚印章铺在一起,就构成了一幅画卷,画卷里是陶老的另一个人生。
  如今,陶老因为眼睛不好,花在篆刻上的时间也逐渐减少,但是,对篆刻有特殊情结的他,会偶尔拿出篆刻书看看,或者回顾一下自己曾经的作品。他说,现在他主要的精力就是把眼睛养好,等有纪念意义的事件时再雕几个高水平的印章。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