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广禹:东高地第一板

发布时间 : 2016-10-11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我叫冯广禹,来自东高地,业余唱快板,登台来献艺。学艺十余载,遍地是徒弟。航天第一板,外号他们送的,唱好唱赖您别在意,因为我是业余的,是不是给点掌声来鼓励。”
  说快板的这位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所属的首都航天机械公司员工冯广禹,虽然是业余说快板,但冯广禹的本领不容小觑,他的即兴表演功底很强。随便出个题,他都能现场表演。
  记者让他说说采访当天的天气,他信手拈来:“今天天气真不错,就是外面有点热,有点热,天一热我就饿,饿了我就把水喝,哎呀可算找到辄了。”
  记者又随口让他说说科学发展观,这也丝毫难不住他。
  “打竹板,响连天,全党号召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院党委来动员,党员干部冲在前。学讲话,学文件,求真务实来实践。厂所部站院机关,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科学发展观,科学来发展,党员来实践,领导最关键。增强责任感,不忘使命感,要有紧迫感,科学才发展。战略发展,成功发展,安全发展,和谐发展,又快又好大发展。对,又快又好来发展。新航天,新一院,科学发展勇登攀。新航天,新一院,科学发展铸神箭。新航天,新一院,创建和谐谱新篇。新航天,新一院,我们的明天更灿烂,更灿烂。”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冯广禹说的这段快板,虽然是即兴表演,但有劲有趣有味,懂行的人一听就知道这是经典的李派快板。

  

     

 
师从李派快板传人王文长

 

  李派快板是天津市的汉族曲艺曲种之一,其主要特点是:板点丰富多变,句式灵活自然,讲究语气,注重表演。因而能够鲜明生动地描叙故事、刻画人物,富有艺术表现力。火爆热烈,富有激情;语音脆快,语气生动;叙事描景,绘声绘色;表现人物,惟妙惟肖,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故事性强,情节曲折,结构紧凑,语汇丰富,趣味横生,有浓郁的民间风味,被誉为快板三大块之首。
  冯广禹的师父王文长是北京市曲艺团快板书演员,李派快板第三代传人,在曲艺界他是现如今最正宗、最精道的快板名家,其表演风格“平、爆、脆、美”,即“平如暖风湖面,爆如炸雷闪电,脆如珠落玉盘,美如醉酒心田”,深受观众欢迎。
  20多年前,冯广禹在一次演出中与王文长结缘。“我去西单的启名茶社看演出,他唱了一个名段《武松打店》。结果一听,跟我在家听磁带里面李派快板创始人李润杰的风格一模一样。闭着眼睛听,简直就像是同一个人说的。我一下就被迷住了,所以演出一结束,就赶紧去后台找他,跟他说我想跟他学快板。”
  冯广禹告诉王文长自己是农村家庭出身,不会说话,但自己是打心眼里喜欢快板,希望能拜入其门下。王长文见他有点基础,还特别真诚、实在,就答应教他,“我说你踏踏实实跟我学,我肯定要圆了你这个梦。什么梦呢?他想起码上台表演像回事,我说行”。
  收了这个学生没多久,王长文就发现冯广禹果然不同寻常。“春节,一般学生都来看看师父,买点酒什么的,他也来了,扛了两个大纸箱子来了,我跟老伴一看,这什么呀?”
  “白薯,我们自己家种的。还走错门了,我给扛到别的单元的五楼了,然后又扛下来,累死我了。”冯广禹不好意思地说。
  “我和老伴听了后都要哭了,这孩子也太实诚了,从通州老家做两小时公共汽车,给扛来的。”说起徒弟冯广禹,王长文不停地夸赞。
  冯广禹的真诚感动了王长文,他如愿被收入师门。遗憾的是,不久,他被调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工作。临行前,王长文送给他一个特别的礼物。
  “送我一个段子,教我,让我到部队去讲。他跟我说,部队要是有联欢,瞅准机会,一定要展示自己的特长,”回忆起师父的一片苦心,冯广禹感慨万分。
  这个段子是王长文自己唱红的《天安门前看升旗》,不论是在哪演出,都会收到雷鸣般的掌声。
  冯广禹心中谨记师父的教诲,在一次部队联欢时,表演了《天安门前看升旗》。当时恰逢北约轰炸了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冯广禹将这个内容加入了快板里。“九九年五月七,北约悍然把我中华欺,驻南使馆遭空袭,人员伤亡馆舍成了废墟。废墟之上红旗展,高高飘扬着我中华民族的这面旗。”
  部队首长一听,冯广禹还有这个才艺,就将他调进演出队了。
  从此,快板真正改变了冯广禹的命运。
  2000年,冯广禹从西昌退伍归来,由于有一技之长,他被分配到老干部中心专门负责文艺演出相关工作。2001年至今,他被调到首都航天机械公司7车间调度组负责产品运输。他还教会了同宿舍的6名年轻人打快板,从那以后,“东高地第一板”的名声打响了。

 
 
衷心护师,与师父重新取得联系

 
  从西昌回来以后,冯广禹却和恩师王长文失去了联系。原来,师父家的电话号码更换了。“当时我还没有手机,他一换号,谁也找不到谁了。”
  幸运地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很多信息在网上都能找到。冯广禹试着在网上搜索师父相关信息,没想到,却搜到了一篇有关王长文的负面报道。师父教他技艺,师父真心为他的前程考虑,根本不像网上文章里说的一样。冯广禹气不过,他连夜写了篇文章,发表在网上,文章回忆了自己和师父的点点滴滴,真实再现师父的为人。末了,他说自己是农民的孩子,不会撒谎,时间会证明师父的作品和人品。
  “在当时那种舆论环境下,他能够站出来替我说话,我真的挺感动的,这个徒弟没白收。”王长文十分感慨地说。
  也正是通过网上的这篇文章,冯广禹和王长文取得了连续。这一次,王长文给了他一个更好的展示机会。

 

圆梦舞台

 

  “当时在山西大同有一个全国性的快板表演比赛,中央电视台也要去拍摄。刚好我师父在这次大赛中担任评委,我也算是走了他的后门。他跟师爷打电话,就说让我去参赛,才定下我那个节目。”说起师父对自己的照顾,冯广禹有点不好意思。
  这是冯广禹第一次参加这种全国性的比赛,他终于圆了自己的登台表演的梦想。
  2002年,已在社会上各种沙龙频繁演出的冯广禹还与如今的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结缘。
  2005年左右,通过网络、电视和报刊等多家媒体的广泛报道,郭德纲逐渐走红,这也改变了曲艺在中国的生态,关心曲艺的人越来越多。像冯广禹一样爱好曲艺擅长表演的人也有了更多的展示机会,师父王长文带着冯广禹走向了更大的舞台。
  “我在姜昆的清音茶舍举办个人专场演出,考虑来考虑去,觉得他还是应该再锻炼锻炼。”王文长有意让冯广禹在自己的专场演出中表演一下当年他的师父曾和自己合作的对口快板《立井架》,这也是李派快板的经典曲目。
  正式演出之前,王文长带着冯广禹先到快板沙龙上去练练嗓,没想到,冯广禹刚一张嘴就错了。
  “错了他就看我,他一紧张,我也紧张了,带着他讲,我心里没底呀!”王文长说。
  师父给冯广禹拉回来以后,过一会儿,他又忘词了,又看师父,王文长只好再给他接过来。直到后半场,冯广禹终于稳定下来了。这一场下来,师徒二人都浑身大汗,累得够呛。不过下台后,王文长还是不忘安慰冯广禹,“已经很不错了,我小时候演出经常干在台上,下不来了,你第一次已经很好了。”
  一上台就出错的冯广禹心里压力很大,可是师父却细心地劝他放宽心,“他说没关系,你觉得词太复杂了,咱们可以改。这样就把词给改得简单了。”
  《立井架》几乎是王长文逢演出必说的曲目,没想到师父为了自己竟然改了词,这件事冯广禹一直记在心上,他心想有朝一日必须把没有演出的那版有难度的再表演一遍。

 
传承快板曲艺

  

  近几年,随着相声等曲艺项目重新在观众中走红,冯广禹意识到,作为一名快板业余演员,自己有责任将其传承下去,从娃娃抓起,让更多的人了解、喜爱这种传统曲艺。于是,他开始担任课外辅导员,教一些青少年学习说快板。
  有一位徒弟从10岁就开始跟冯广禹学习快板,现在不仅能说中文快板,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快板,还曾到人民大会堂表演过,他也是冯广禹的得意门生。
  不过,冯广禹最自豪的还不是教学生英语快板,而是他的私房绝活,名字就叫《绝活》,其中包括相声,绕口令,快板等多种表演形式。
  “东高地第一板”的绰号,冯广禹实至名归。但至此他仍不满足,冯广禹说,未来他的计划是在东高地区创办一个快板沙龙,培养一批自觉买票看节目的观众,将快板艺术发扬光大。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