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伯强:爱书人

发布时间 : 2017-01-25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他是一位航天人,也对书情有独钟。他在科研战线奋斗了数十载,也在文学的世界行走了大半生。他的家不大,但左经右史,大大小小的书籍已是充箱盈架。问他为何把家都“让”给了这些书,他答:“只为留住一脉书香。”这位爱书人,就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所属航天材料及工艺研究所退休人员沈伯强。
  沈老至今共收藏了图书和期刊四五千册,报纸不计其数。
  他偏爱现当代作家的作品,说它们离自己的生活近,“接地气儿”,因此这方面的藏书就格外多。
  他喜欢时效性较强的作品,喜欢“一版定终身”的独一性,几十年来几乎期期不落地收藏《北京文学》《小说选刊》《人民文学》《人艺院刊》《国话研究》等刊物。
  他酷爱话剧,是一位资深老戏迷,收集了大量与话剧有关的图书、期刊、海报、光碟等。上了年纪后,他对人物传记渐感兴趣,书架里随之就多了这一类的书籍和音像制品。
  有时候,一个人的传记他甚至会收上好几个版本。比如好友于是之的传记,他的书架里就有李龙云的《我所知道的于是之》《落花无言》、梁秉堃的《平民演员于是之》、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于是之画册》、于是之本人的《演员于是之》《情泉》以及北京人艺摄影中心拍摄的传记片《演员于是之》等。

众里寻书

  文山书海,卷帙浩繁,我们能读到的,往往寥寥无几。而很多时候,我们拿到手的又不一定是好书,正所谓:千书易得,好书难求。
  可记者翻看沈老的藏书时,不禁惊叹,他的书可以说本本是精品,没有粗制滥造之作、盗版残次之品。难道他有什么特别的门道“取精华,去糟粕”吗?
  沈老自己说,这门道之一就是多读名著。早在中学时代,沈老就阅读并收藏了不少中外文学名著,尤其是苏联作家托尔斯泰、契诃夫、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等名家的作品。他说,经典名著代表了一个时代的风格特点,既能洗涤心灵,又能带人体验文学之美,还能引发人的深度思考。
  门道之二是参加文学创作研修班。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文联、北京市总工会自1996年起联合举办了“北京市职工文学创作研修班”。1998年,沈老偶然在《北京晚报》上看到了研修班的招生通知,当即就赶去报了名。
  从此,他聆听了莫言、王蒙、毕淑敏、刘震云、邹静之、阎连科等一批著名作家的讲座,又学习了文学理论知识,了解了现当代文学发展的基本轮廓,学到了文学创作的方法与技巧。每次上课,老师都会提到一些作品,课下,沈老一准儿购买或借来那些书,一睹为快。他说:“研修班上推荐的书,基本上都是好书。”
  寒来暑往,风吹日晒,年过六旬的他带着对文学的执着,每周六搭乘公交车从东高地到天安门东侧的劳动人民文化宫,聆听了150节文学课,走过了5 年漫长的文学之旅。5 年之中,他购买、收藏的图书、期刊自是不可胜数。
  门道之三就是听各大图书馆的专题讲座。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现代文学馆、东城区图书馆等常举办公益性的文化讲座,沈老一得到通知,就会准时到达现场,与著名作家、学者、教授零距离接触,听他们的讲座,偶尔也获得他们的签名赠书。
  其中,东城区图书馆举办的“书海听涛——作家与读者见面会”专题讲座沈老“光顾”最多。在听讲座的过程中,他曾收到了来自作家刘一达、北大教授孔庆东、独立学者司马南等赠与的二三十本书。
  除此之外,讲座上一旦介绍了什么作品,沈老也常常自费购买。原因很简单,不想错过那些好书。
  还有个门道,就是逛旧书店。著名藏书家叶凤玲先生说过:“每一个爱书的人,总有爱跑旧书店的习惯。”沈老就有这样的爱好和习惯。
  他常常走进灯市西口和西单横二条的中国书店,走进劳动人民文化宫和地坛的书市,花上一两个小时,在残缺不成套的旧书中挑挑捡捡。结账时,这个“懂行人”花上二三十块钱就能买到十几本书,工作人员总会开玩笑说:“您把我们的好书全都挑走了!”
  有了这些“门道”,沈老众里寻书,总能得来精品,捧书而读,亦总能开卷有益。

视书如宝

  从年少到年老,沈老将一本又一本图书、期刊、报纸、光碟“请”到了家中。他将柜子腾给它们,将书桌、茶几、沙发让给它们,将家里大大小小可用的角落奉献给它们。
  不管是立着的,还是躺着的,不管是大部头,还是小册子,不管是崭新的,还是变旧的,沈老将每本书都保护得平整如初、干净整洁。破了,他亲自包个书皮;潮了,他搬出来晒晒;脏了,他轻轻拂去尘土;纸张老化了,他把书移至背光处……
  沈老上世纪80年代收藏的《人艺之友》报,现在看来和新的一样。沈老从旧书店花5分钱“淘”到的1953年出版的法国小说《海的沉默》,现在书页已经发黄,但他依然喜欢,时时翻看。
  一次,他将一本带有作者亲笔签名的书借给老同事。老同事还书时告诉他,书被茶水泡了。为了表示歉疚,老同事提出赔偿,沈老拒绝了。看着书页变皱,纸张变黄,他的心里难受了好一阵子。对于一个爱书人,他视书如宝,书籍破损给他带来的遗憾和难过,又岂是别人所能感同身受的?

传播文化

  沈老爱读书、藏书,也爱与人分享自己从书中感受到的乐趣。2011年开始,他受聘在火箭院老年大学开设话剧赏析与文学赏析课程,迄今为止,一共讲了上百节课。
  沈老利用自己丰厚的文学积累,给老同志教授文学理论知识和作家的创作经验;他利用自己丰富的藏书和声像资料,带老同志们欣赏了诸多经典话剧、文学作品、影视作品;他发挥自己擅长朗诵的优势,为老同志朗读了大量好作品或经典片段;他从报刊中搜集大量作品背后的故事,与其他文学爱好者一起分享……他的课,大家普遍反映“爱听”“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准备得很充分”。
  2007年,中央电视台的《艺术人生》节目录制“话剧百年”,邀请沈老做嘉宾。2009年,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北京您早》栏目为沈老做了专访“我的收藏”。2010年,北京电视台《五星夜话》栏目邀请沈老谈收藏。2013年,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局为沈老颁发了“五个一工程”评委聘书。全国仅有6个群众评委,他是其一。2014年,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办公室授予沈老的家庭“书香家庭”名誉称号……
  面对这些殊荣,这位爱书人只淡淡一笑,谦虚地说道:“这些奖,都是偶然,没什么的。”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