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火箭阀门制造的“领跑者”

发布时间 : 2017-04-18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火箭发动机上的阀门就像是人的心脏瓣膜,它的开合直接影响到燃料进入发动机的数量、速度和压力等。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211厂阀门生产车间的数控车工王勇,将每一个阀门都当作艺术品一样来制造,不断探索新的加工方法,提升阀门精度,紧紧把住了质量关。

 


△工作中的王勇

   

加工的零件十分精美

  1992年,18岁的王勇成为一名车工。
  入行第一天,师傅就告诉他:车、铣、刨、磨、钳,车工排在首位,工人要拿活儿说话,本事要用在生产上。一句话为王勇指明了奋斗方向。
  车工是脑力与体力密切配合的工种,为了练好基本功,王勇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在车床前一站就是一天。老式车床,加工时不仅要手摇把手,而且由于精度低,工人要高度集中精神,尤其是高速切削螺纹时,如果停刀不及时,就会撞击机床,刀、床俱损,产品也直接报废。一天干下来,王勇常常是头晕眼花,手臂酸疼,双腿发软。
  一把角度合适、精度达标的刀是产品质量的保证。当时,车工要自己磨刀,轰鸣的砂轮机震得王勇耳朵疼,他手上磨出了血泡,就连鼻孔里也沾满了粉末,然而这些他下了班才会注意到。
  几年努力下来,王勇成为了磨刀高手,直径大到150多毫米,小到2、3毫米的刀,他都不在话下。他磨的刀精度极高,为他出手的活儿立下了汗马功劳。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扎实的基本功让王勇加工的阀门不仅精度达标,而且表面光滑、亮洁,十分美观。他出手的零件仿佛自带标签,质检员不看送检单就知道哪些是王勇加工的。

  

做创新的“主人”


  2000年以后,车间陆续引进了5台数控车床。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王勇从60多名车工中脱颖而出,成为第一批用上数控设备的工人。
  数控加工是通过编程确定走刀路线,王勇说,就像开自动档的车一样,操作者既需要有丰富的“驾驶”经验,又需要熟知“驾驶程序”。为了成为一名优秀的数控车工,他一头扎进书本里,自学编程。
  在探月工程任务中,王勇承担了运载火箭常、低温活门的零件加工任务。有一种关键的深低温阀门,因渗漏问题导致合格率偏低,一直困扰着车间。经分析确定,壳体活门座加工质量是主要影响因素之一。王勇与技能大师曲振海、工艺等人员经过多轮次沟通,大胆创新,打破常规观念的束缚,提出了一种新的加工方法。经过多次加工试验,最终确定了数控加工方法。
  在正式加工产品前,王勇深吸一口气,镇定地走到车床前,对刀、启动程序……一气呵成。
  王勇不负众望,采用新方法加工的壳体活门座装配成的阀门,经过常、低温性能等一系列试验验证,合格率提高了近一倍。
  类似这样的生产难题,尤其是针对外形复杂、精度要求高、难加工的阀门活门座,王勇具有较高的加工技能,不仅确保了产品质量,而且提高了加工效率。
  他自制专用镗孔刀,解决了长征二号F火箭电爆活门壳体中4毫米直径小孔加工难题,使工差控制在0.03毫米以内,满足了产品精度要求;使长征七号火箭电磁阀套筒组件合格率由70%提高到95%以上,工作效率提高一倍;自制专用夹具,使某型号阀门壳体侧管嘴加工效率提高2倍以上,合格率达到100%……


质量是红线


  随着加工水平不断提高,王勇承担了越来越多急难险重的任务。
  一次,车间又要“抢急件儿”,要在十几个组件上面车一个高难度的环,由于组件上有一个波纹管,车的时候要倍加小心,以免损伤波纹管。这个活儿难度很大,大家看了都面面相觑,这时,不善言辞的王勇跟领导说:交给我吧。
  他守着车床和零件研究了很久,然后安装刀具、装卡零件、走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零件,利索收刀。经检测,产品合格。
  可是,在加工最后一个零件的时候,王勇有点大意,他想让刀速再快一点,提高加工效率。没想到,“啪”的一声,半截刀撞在产品上,产生一个深窝。这是一件成本很高的产品,从设计到生产,大家付出了很多心血,竟毁在自己手里,他非常自责。
  从那以后,王勇给自己定了一条红线:追求效率绝不能牺牲质量。


精品是目标


  因卓越的表现,王勇先后获“航天技能大奖”“中央企业技术能手”“北京市高级技术能手”“全国技术能手”等多项荣誉。
  在培养年轻人时,他常说:“发动机是火箭的‘心脏’,发动机的阀门直接影响发射成败,因此我们的工作一丝都不能差。如果把目标定在合格,那么我们就有可能出现废品,只有把底线定为合格,才能做出精品。”
  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王勇用底线意识和精品意识诠释了火箭工匠的责任与担当。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