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国共产党曾拿出六分之一的外汇,购买原子核科学研究的设备和资料

发布时间 : 2017-10-30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1949年3月22日,周恩来总理在西柏坡签发了一封电报,通知北平文管会,中央决定支出五万美元,供钱三强赴法国采购原子核科学研究的仪器设备和图书资料。而在当时,中国共产党可支取的外汇储备,仅有三十万美元。
  数天后,当钱三强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中南海,亲耳听到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告诉他这一决定时,感慨不已……

△钱三强何泽慧夫妇

  卢沟桥事变后,钱三强怀着报国之志,赴法国留学、研究,成为著名物理学家。1948年,他与夫人、著名物理学家何泽慧,放弃在外国的大好前程与优渥生活,回国筹建原子核科学研究机构。可一回国,他们的梦想就在美国的阻挠和国民党当局的不作为中破灭了。
  北平和平解放后两个月,钱三强接到通知,邀请他赴巴黎出席保卫世界和平大会,而此次大会的主席正是钱三强的老师——约里奥•居里。钱三强心想,如果借此契机,请老师帮他订购一些原子核科学研究的必要仪器设备和图书资料,必将对原子核科学研究的发展大有裨益。
  可采购需要一笔外汇,面对百废待兴的局面,我们拿得出吗?于是,钱三强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到北平文管会的联系人丁瓒,提出了这一设想。
  “需要多少外汇?”丁瓒问。
  “二十万美元,如果没有那么多,可带五万美元买些急需仪器。”钱三强回答。
  二十万美元!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对于仍在为人民解放而艰苦奋战的中国共产党来说,几乎可以称为“天文数字”了。
  虽然惊讶,但丁瓒还是向组织如实汇报了钱三强的请求,没想到,很快就获得中央批准。

△周恩来与钱三强、周培源

  数十年后,钱三强在回忆文章中写到:“当我得到那笔用于发展原子核科学的美元现钞时,喜悦之余,感慨万千。因为这些美元散发出一股霉味,显然是刚从潮湿的库洞中取出来的,不晓得战乱之中它有过什么经历,而现在却把它交给了一位普通科学工作者。这一事实使我自己都无法想象。由此往前不到半年,就是1948年下半年,也是在这个北京城,我曾经为了适当集中一下国内原子核科学研究力量,几番奔走呼号,可是每回都是扫兴而返……几经碰壁,希望成为泡影。我苦思着,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华民族落后挨打,遭蹂躏,受侵略,能够简单归咎于经济穷困,没有能力发展事业吗?能够说是中国缺乏仁人志士和中国人智力低下吗?自然不是。造成这种历史屈辱的根蒂,在于历代当政者愚昧、腐败、无能!而眼下这些新的当政者,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尽管五万美元对于发展原子核科学所需,不是过大的要求。然而,他们的远见卓识和治国安邦之道,一举之中昭然天下,让人信服,给人希望。”
  虽然,由于法国政府的干扰,钱三强最终未能赴法采购,但正如他所说,中国共产党的决策给了他极大的信心。后来,钱三强成为我国核物理和核武器研究的主要技术领导。1964年,我国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1966年,“两弹结合”试验成功;1967年,首颗氢弹爆炸成功……中华民族有了自己的核盾牌。

(素材来自《人民日报》《中国科学报》《北京日报》等)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