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芸:40年于方寸间练就“巧手”工匠

发布时间 : 2016-08-30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干一件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只干一件事。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下属万源科技公司的张芸就是这样的人。从1977年成为无线电装接学徒工至今的40多年来,她始终没有离开过电装生产线,由她经手组装的电子产品数以百万,且全部合格。她用一双巧手,在方寸大小的电路板上练成了名副其实的“火箭工匠”。

     

一心就想当工人

  张芸是“航二代”,她的父母是第一代航天人,所以,她从小就对航天事业有着深厚的感情。1977年,张芸高中毕业,来到航天大院,成为一名无线电装接学徒工,正式成为一名航天人。
  上世纪80年代起,中国又掀起了一股考学潮,很多技术工人通过提升学历改变了工作岗位。张芸也获得了大专文凭,但是她仍然没有转岗。
  “家有良田万亩,不如薄技随身。当时我只想通过学习来掌握更多理论知识。因为技术缺了理论支撑,就很难适应日新月异的技术更新。”这是张芸最简单的想法。她说,她喜欢穿上白大褂当工人的感觉,喜欢用自己的双手为航天事业默默奉献。

“袖珍”焊接零失误 线扎让产品更灵动

  电装中也离不了焊接,张芸需要把元器件和接插件分别焊接在印制板和电缆组件上。但张芸所接触的焊接都是“袖珍”型的。随着电子产品的精益化,她也成长为精通复杂电子产品装接的技术能手。
  一种用在火箭上的封装芯片只有1元钱的硬币大小,但是引脚多,整整100个,引脚的间距不足0.5毫米,还不到正常人的手指甲盖的厚度。要焊接如此密集的引脚,稍有不慎,便极易造成“神经瘫痪”。
  张芸是一个敢啃硬骨头的人,她要把这些器件全部小心翼翼地“订”在线路板上,下手必须“稳准狠”。她找了一批废旧的线路板,焊接、装配、返修,一练就是一天。眼睛累了,揉一揉,继续焊;手麻了,抖一抖,继续“订”。张芸说:“因为引脚多,稍不留神,就会短路,反复地练习成了唯一的捷径。”
  一把电烙铁、一根锡丝,张芸一双巧手在零点几毫米的空间里“轻舞飞扬”。在她手中,每一个产品、每一个焊点都成了艺术品。待100个器件全部焊接成功后,张芸的工作依然没有结束,她说:“我还要为它们‘扎小辫儿’。”
  张芸口中的“扎小辫儿”,即扎线。导线是产品最细小的“神经”,稍有不顺,就会压线,影响采编器信息采集。空间狭小、导线上百条、导线走向不一, 这些都是难题。张芸说:“线扎是没有设计图的,只能靠自己设计。做这个活儿心一定要静,手一定要利落,还要有空间感和想象力。”
  她一边说一边系起扎扣来。她的十指灵活地翻动着,犹如系蝴蝶结一般,让整个产品都变得灵动起来。通过线扎,产品实现了美的蜕变。

用手感判断出故障疑点

  无线电装接是非常枯燥的,要求操作者必须拥有做千万个重复动作的特殊毅力。而每个动作都关乎产品成败,因此责任重大、压力巨大。张芸说:心就像在嗓子眼。
  “每做一个元器件的装接,白天晚上想的都是它,什么时候型号发射圆满成功了,心才踏实。”多年的经验,数以百万计的器件,让有心的她练就了“绝活儿”,甚至能通过手感判断出故障来。
  2000 年,某型号电缆组件在测试时出现异常,当时专家们都在绞尽脑汁分析问题。张芸十分肯定电缆组件的接插、焊接没有问题。不过,她说:“在组装中, 感觉这次的绝缘垫片厚薄度跟之前的都不一样。”
  听起来她轻描淡写说的一句话,却为解决难题提供了重要线索。经测试分析,果然是绝缘垫片厚度超出0.1mm,影响了电缆组件。
  40年的时间里,张芸在工作战线上创造了多项第一:第一台军用高频开关电源样机的生产、第一个高频电缆组件工艺参数的确定、第一次电缆组件流水线作业模式攻关等,不胜枚举。张芸技艺精湛,而她也把技术毫无保留地传递给后来人。她所培养的新人中已有2人荣获“全国技术能手”称号,6人获得“航天技术能手”称号,更有多名特级技师、高级技师、技师和生产技术骨干。2012年7月,“张芸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成立。如今,张芸正在带领更多的航天新兵大步走在航天电装的路上。已经50多岁的她说:“只要年轻人还需要我,我还会和他们一道加倍努力。”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