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星——爱干难活 挑战自我

发布时间 : 2016-06-29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张星                 △张星与心爱的火箭合影            △张星在操作3000吨液压机

  在首都航天机械公司某车间,有这么一个班组——三千吨液压组。这个组主要负责的是箱体两端顶盖的突孔和修补工作。这两项工作说难也不是很难,说简单却也不简单。因为我们所说的这个顶盖呀,它主要是指火箭氢箱、氧箱的顶部。与一般的顶盖不同的是,它不是一个平面,而是一个弧面,这个弧度的大小直接决定了工作的难易程度。张星,就是这个组的组长。
  张星喜欢挑战,别人不愿意干的活,他却干得津津有味;他不计较工时,不在乎挣多挣少,只为享受挑战自我的乐趣。他说:别人干不了的,自己干成了,就会觉得特别自豪;他21岁就当上了班组长,在公司里无此先例。 

接了件特别难的活

  一般情况下,他们在接到一块板材之后,首先要对板材进行退火,然后再对它进行拉伸,把原来是平面的板材拉伸成所需要的各种形状。
  一次,车间接到一个特别难的活,当看到工艺要求时,很多人就开始后退了。那么,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件活呢?它到底难在哪里呢?
  这个活分开来讲有两步:第一步是把板材拉成半球体,第二步是在半球体的底部突孔。前面我们说过,弧度的大小决定了工作的难易程度。拉成半球体,这个弧度够大了吧。所以,像这种难活,一般需要经过三次的拉伸才能成型。但问题是,每一次的拉伸都会使材料变薄很多,这样在后面的拉伸过程中,就有可能出现板材断裂,那整个材料就只能报废了。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已经感受到这是一件很棘手的工作了。其实难处还不止这些。这个活,不仅要把板材拉成半球体,更难的是,还要在半球体的底部突孔。
  本来应该叫打孔,可在这里,为什么叫突孔呢,因为,突孔不仅要打出孔,而且还不能把多余的材料弄掉,也就是说,多余的材料会向两边扩开来。这个活的难度在于,孔要打在半球体的底部,但是,在拉伸的过程中,底部的板材受力最大,变形也最为严重。因此,要在这上面打孔,还不能把材料打下来,这绝对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在整个组里面,能干这种活的人只有张星一人。虽然干是能干,但是以前他干这个活并不漂亮。
  张星说:以前的成功率基本上是做4件成功1件,成功率只有25%。然而这样的报废量对车间,对公司的损失都比较大,提高了产品的成本。所以我和工艺积极的想办法,一有空我们就做在一起研究,怎么提高合格率。比如说拉伸一道,我们就把这一道拉伸的变薄处,多画些点,看看它每个点的变形量有多少,为以后的拉伸打下基础。
  通过多次的练习和反复的研究之后,他大胆地改革了工艺流程,他的这种改革,让车间里所有的人们都大吃一惊。到底是什么改革能让人们如此吃惊呢?原来,张星将以前板材来的时候先退火再拉伸的做法,改成是来料就先拉伸,拉伸完了再退火。
  几十年下来的操作流程,到他这儿愣是给停止了,这能行吗?几乎所有人的脑海里,都打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不退火?那还不拉坏了吗?他的胆子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只见张星采取在这个压边圈上涂油,涂油的目的也是减少它的摩擦。对于拉伸来讲呢,这是一个反常规的做法。因为拉伸后的褶皱非常厉害,就像那个百褶裙一样,边上全是那种褶子。后续张星慢慢的把这个褶子消除掉。就是这样,通过不断的琢磨,不断的练习之后,张星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成功了。现在的张星,已经能够很好的干这个活了,成功率就已经达到了80%左右。
  张星的徒弟王存说,这个活要求特别高,很难,全车间能干的几乎只有我师傅。我觉得这是我师傅的性格吧,因为他面对难活的时候,永远都没有畏惧过,他很乐意攻关。
  前面我们说过,张星的主要工作就是对箱体的两端的顶盖进行加工,由于这个顶盖直径很大,又很薄,所以加工后,经常会出现松动的现象。这种松动,与我们平时所说的松动不一样,它是一种内部组织结构的变化,直接用肉眼是看出来的。
  别看这种松动很小、不明显,但是导致的结果却很严重。所以,一旦出现松动,就需要对顶盖进行修补。而要想修补,首先就要找到松动的位置,肉眼还不能接看出来。那怎么办?在长期的干活中,张星发现了一个窍门:那就是看和听。用眼看,就是在抬零件的时候,那个松动的地方,它会有波动,而别的地方是不会这样动的;听,就是它发出的那种声音,因为材料均匀的时候,它是没有声音的。如果局部松了呢,它就会发出嘎吧嘎吧的声音。
  位置是找出来了,接下来就该修了。其实修补的办法很简单,就是一点点的敲打松动的地方。但是,你别小瞧这个敲打的过程,因为在敲打时,很容易就会破坏顶盖的表面,而且,敲打的力度多大,也不是很好控制的。
  不能破坏表面,张星就找了一些纸片,垫在上面;力度不好掌握,那就一点点来,先用小力度,然后在一点点,慢慢的增加力度。
  这么干,虽然难度并不是很高,但是却很费时费力。对于像他们这样按工时计算工资的工人来说,很少有人愿意干这种出力不挣钱的事。但是,张星不管这些,只要是没人干的活,他都揽过来自己干。
  车间党支部书记沈岚说:虽然张星性格比较温和,但是在工作当中,他是很有一股韧劲的,越是比较难的活,比较累的活,他都冲锋在前。用张星自己的话来说,我觉得别人干不出来,我能干出来,就是一件挺自豪的事情。

他不仅挑战自己,还敢于挑战“权威”

  是呀,张星就是这样一个爱挑战自己的人,他不仅挑战自己,也敢于挑战“权威”。 一次,他们接到了长征五号的一个活,当时要求的突孔直径在50mm左右,这比平时的直径小了很多。他们拿到模具之后,凭借经验,张星就发现这个模具的设计有问题。但是,当他给设计人员提出问题时,设计人员却坚持认为自己的设计没有问题。这可怎么办,明明在实际中会有问题的,他们怎么就不相信呢。张星决定用试验来证明自己的判断。果然,这种模具根本就没法使用,一突孔就断裂,在铁的事实面前,设计人员是彻底的信服了。但是,由于试验的过程耽误了一定的时间,他们剩下的时间已经很少了。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对模具进行修改,谁也不敢揽这瓷器活。这时,张星站了出来,凭借他的经验以及现有零件的特殊形状,他快速地对模具进行了修改。后续的工作就顺利多了,保证了任务的按时完成。

只要用心  还真没有干不出来的活

  爱挑战,也爱干难活,这也成就了张星。21岁时,他就己经当上了三千吨液压组的组长,这也是首都航天机械公司最年轻的班组长。之所以让他当组长,也是因为他技术水平比较高,能力比较强。别人拿不起来的活,他能拿起来;别人干不了的他能干,就说这个年轻人有股子向上的劲头。
  成为班组长之后的张星,并没有满足于此。他不断地给自己提出新的、更高的要求。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收获了属于自己的乐趣。
  随着火箭院高强密度发射,张星他们接到的活也越来越多了。但是,由于机床数量有限,只能干完一件拆一件的模具,然后再安装上另一件的模具。再加上有些模具很重,能达到20多吨,而且安装的精度要求还很高,5毫米的误差就有可能导致模具装不上去。所以,如何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模具的更换,还不能出任何的差错,这对张星的统筹安排能力提出了极大的挑战。
  最多的时候,他们一天之内更换了4套模具。你可别小看这个数字,一般情况下,更换一套模具需要2个小时左右的对间,这样计算下来,更换4套就需要8个小时左右了,可是正常的日工作时间也就8个小时,总不能只是来回更换模具玩吧。一般情况下,安装上模具之后,还需要对板材进行拉伸,这个过程也会花费很多的时间,因为需要拉伸的板材不是一个,是一批。所以,要想在8个小时之内,既完成4套模具的更换,又完成相应的拉伸工作,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呀,这要放在谁的身上也不可能,但张星却能做到。那么,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张星就是多思考,比如,他把需要使用同一个通用模具的零件,安排在一起加工。这样呢,既可以节省时间,又可以节省人力、物力。张星在工作中还有很多这样用心的地方。
  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正是因为有了前期充分的准备工作,后面的工作实施起来也就更加的方便快捷了。在别人那里2个小时才能干完的活,在他这里不到1个小时就能干完。这下知道他是怎么做到一天更换4套模具还能把活干完了吧。看来只要用心,还真是没有办不成的事。

只有一点一点地超越自己 才能不断地进步

  从18岁参加工作以来,张星在这里已经工作20个年头了。对很多人来说,20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往日的激情与干劲在这个过程中也渐渐的远去了。但是张星却不同,他依然保持着当年的那份激情,依然那么爱挑战自己,爱干难活,依然的享受着那份属于自己的乐趣。现在的他,每年还会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那就是突破上一年的业绩,不断进步。
  张星说:我觉得人要是老在原地踏步,就永远进步不了。只有一点一点地超越自己,才能不断地进步。
  2012年,公司又委以张星重任,把他调到桁条组。但他在3000吨液压组的工作作风一直延续到了新岗位,一样干有挑战的工作,干别人不愿干的工作!他认为,只有难干的零件才能锻炼人,见的多,才能积累经验!
  也许在别人的眼中看来,张星的目标很渺小。其实不然,常言道: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张星就是这样坚持着,坚持20年如一日的进步着,在每一个难活、新活的过程中享受着乐趣,成就着自我,期待着未来。
  未来,一定是更美好的!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