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奠基人——陈钟盛

发布时间 : 2016-05-31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2012年3月30日凌晨,一位航天老兵走完了他朴实的一生。
  他技艺精湛,一生发明九种焊条,填补国内空白。他获得过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评全国劳动模范。一双手让无数的铸铁设备“起死回生”,挽回经济损失无数,人们称他“铁裁缝”。
  他叫陈钟盛,我国著名的铸铁冷焊专家。

攻克铸铁冷焊难关

 


  1928年,陈钟盛出生于云南大理。1951年,陈钟盛进入昆明工学院攻读机械制造专业。1955年毕业后,他从云南来到北京,成为飞机修理工厂的一名技术员,随着工厂职能的调整,最终进入航天系统。
  在工厂里,陈钟盛和同事们的主要工作就是修理机床。可是,当年的机床80%以上都是铸铁件,比较容易损坏。由于工艺技术水平不足,这些铸铁件坏了之后很少维修,只能重新制造或是花钱购买新的。重新制造耗时费力,外购花钱又多。陈钟盛每日里看着这些被“判定”不能修复设备和零件,又着急又心疼。
  一个偶然的机会,陈钟盛的一名老同事告诉他,铸铁件是可以修复的,一种是“热焊法”、一种是“冷焊法”。“热焊法”条件苛刻,很少有人用,“冷焊法”却具备可操作性,而且好处很多。但是,这种方法技术复杂,很少有人深入的研究,因此,没什么人会用。
  这个消息让陈钟盛看到了希望。于是,他暗自下了决心:要攻克铸铁焊接难关,结束铸铁件不能修复的历史。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陈钟盛是学机械制造的,现在要去研究一个“冷门”的铸铁焊接技术,谈何容易!
  在随后的几年里,陈钟盛跑遍了北京大大小小的书店,只要一发现相关的资料,他就如饥似渴地研究。这时的他,全家人只住在一个9平米的斗室里,除了睡觉的地方,只够放下一张床板,上边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这就是研制焊条的试验台。
  陈钟盛的妻子关雅芳回忆说:“他没日没夜的研究,技术攻关最难的时候,就通宵达旦地在车间,饿了吃口冷馒头,困了冷水洗把脸,实在困的不行,就在铸铁件上打个盹。”

 

  经过长期地刻苦钻研,陈钟盛终于研制出了一种奥氏体铜铁焊条,攻克了铸铁冷焊的技术难关,填补了国家这个领域的空白。1966年到1985年,陈钟盛研制出了9种规格、不同性能的焊条,他用低氢型普低钢焊条替代了昂贵的镍基等铸铁焊条冷焊铸铁的新工艺,让焊条成本大幅下降。这项技术被确认为“中国首创”,还被确定为“七五”期间国家重点新技术推广项目。

国内权威的铸铁冷焊专家

  陈钟盛的技术成果在科研生产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有一年,车间里接到了一个重要产品的生产任务。可是,锻造零件用的设备却出了大问题。一吨多重的空气锤把下方一个铸铁制造的燕尾槽打出了一个缺口。这个设备没有备件,临时制造又很麻烦。产品的工期十分严格,每多停一天都会造成极大的损失。陈钟盛知道后,主动请缨,想要用铸铁冷焊的技术修复它。
  当时,在很多人的印象里,铸铁件仍然是不好焊甚至不能焊的。可陈钟盛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就修好了这台设备,锻造工作没有受到影响。
  从此之后,陈钟盛能焊铸铁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少单位都来找他焊接破损的铸铁件设备。他曾经修复过加工火箭贮箱箱底的水压机,锅炉房的抛煤机等等,让科研生产不因这些故障而停步。很多由他修过的设备,一直用到今天还在使用。

 


  后来,陈钟盛的名声越来越大,全国大大小小许多工厂都来找他修复铸铁件设备。那段时间,陈钟盛几乎跑遍了全国大部分的省市、自治区。据统计,经他手修复的铸铁件约有4500件,这里边光大型和关键设备就有662台。仅仅在“七五”期间,能算出来的修复件价值就达3000多万元。在修复了国家很多大型关键设备后,陈钟盛的名字越发响亮了。他无私的把自己的技术贡献出来,在全国举办了29期培训班,培训焊接人员1900多人。

 


  在大家的眼里,陈钟盛就是国内权威的冷焊专家,是技艺高超的“铁裁缝”。1977年,银川化肥厂一台关键设备:一号高压机因缸体破裂而停产。宁夏、青海两省区的化肥供应受到了严重影响,工厂上下心急如焚。后来,他们找到了陈钟盛。经过几天几夜的艰苦奋战,陈钟盛用精湛的焊接技术让这台设备恢复了生机。厂里的职工送给他一面锦旗“精湛的技艺、铁人的精神”。

拼命保发射

  1978年3月,用于发射我国第一颗地球同步轨道卫星的火箭正在紧锣密鼓的研制当中。可是,一个大型铸件却在生产中因自然冷却而开裂,严重影响了研制进度。
  陈钟盛又一次站了出来,主动请缨用焊接的方式修复。在这次焊接中,焊渣溅进了他的左眼,鲜血当时就流了出来。陈钟盛疼得脸色发白。可是,上医院包扎完后,他坚持要回工厂,并指着右眼说,还有这只能看见,任务要紧。

 

  不久之后,陈钟盛应邀到武汉重型机床厂修复第七机械工业部的60吨旋压床的床头箱。盛夏的武汉是名符其实的“火炉”,工厂的工人分成两班轮流配合他的工作。可陈钟盛自己却钻到床头箱里一焊就是十二三个钟头。长时间的工作让陈钟盛晕倒在了作业现场。可是,只在医院躺了一天半,他就是急切地要求回厂接着干活。理由还是那个:“任务要紧。”

无怨无悔老黄牛

  和陈钟盛共事过的人都知道,他出去干活有个习惯,什么报酬都不要,干完活,管顿饭就行。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火箭院的发射任务遭受了挫折,面临着严峻的形势。当时已经年逾70,大病初愈的陈钟盛亲笔给火箭院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希望为单位尽力。

   

  在信中他说:有困难时请打电话找我,我愿意千方百计的尽快帮助修复,并保证你们满意。他一再强调:对各单位的协作完全是尽义务,不要任何报酬和任何的招待。吃饭、交通全部自理,就算是用的是他自己准备的工具和材料也不收费。
  他怕领导们担心他的身体,还在信中特别说:我过去虽然患过一次重病,但现在康复的很好,请不必对我的身体有所顾虑。

  在很多人的记忆中,陈钟盛的形象经常是这样的:“身着帆布服、头戴防护罩、脚踏绝缘鞋、手持电焊钳”。经常有人把陈钟盛的身份当做焊接工人。其实,他是个地地道道的知识分子。可是,为了工作,这名昆明工学院毕业的学生,并不在乎自己的穿着打扮。他对生活的要求更低。妻子说:“老陈一辈子干了两辈子的活,从来不知道什么是享受。”

 


  这位老专家一生为国家修复了几千万元的设备,却从来没有想过用自己的技术出去“挣大钱”。陈钟盛生前和老伴一直住在一套不足80平米的三居室里。至今这套房子仍然是上世纪80年代普通人家的模样。生活上遇到了困难,他没向组织张过一次口,就是不想给单位添麻烦。
  他把自己的技艺尽心尽力地传给了徒弟。徒弟学成后技术远近闻名,日子也过得越来越好,总想着向陈钟盛报恩,送他点什么。可是陈钟盛从来不要。只有一次,重病后的陈钟盛腿脚不方便出行,徒弟要给陈钟盛钱,让他养病,陈钟盛三番五次的推辞不受,却没拗过徒弟,只好说:“钱不要,我有国家的退休工资,够花。实在不行,你就送我一辆三轮自行车吧,我出门方便。”

劳动最光荣

  和那个年代的很多人一样,陈钟盛的心里,最初也是想着进入工厂,能评上个工程师,做一个于国于民有用的人也就行了。然而,他的一生最终却伴随着无数的荣耀与光环。

  在陈钟盛家中,珍藏着两张请柬。它们分别装在写着“特急”的信封里。

 


  第一张请柬上写着: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六周年,订于一九七五年九月三十日(星期二)下午七时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举行招待会,请参加。
  请柬的落款写的是:周恩来。
  请柬发下来时,陈钟盛正在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帮助修理设备。单位给他发了加急电报,催他火速回京。
  这封语焉不详的电报让陈钟盛心中十分不安,还以为是单位和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他立即买了飞机票回京。到了单位才知道,原来是总理邀请他参加国宴。
  四年后,1979年9月30日,第二封国宴请柬送到了陈钟盛的手上。当年,火箭院只有陈钟盛和余梦伦两位全国劳动模范获得了这个荣誉。

 


  1984年的国庆前夕,陈钟盛接到全国总工会的通知,让他在国庆节当天,上天安门城楼上观礼国庆35周年阅兵式。这成为陈钟盛人生中的又一大幸事。
  当日的长安街上彩旗飞舞,人头涌动。各行各业的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天安门前经过。各种军事装备隆隆驶过,接受国家领导人的检阅。陈钟盛第一次在这个位置看到这样壮观的场面。特别是当火箭院生产的装备通过天安门广场时,陈钟盛心里又是激动,又是自豪。
  阅兵式结束后,陈钟盛和国防科工委系统观礼代表一起,接受了时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的张爱萍将军的接见。

 

   



  1978年,陈钟盛获得了当年“全国科学大会单项中大科研成果奖”以及“科学技术工作中作出重大贡献的先进工作者”称号,1979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81年,他“用低氢型普低钢焊条冷焊铸铁”成果获得国防科研三等奖。1991年开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一生六次受邓小平接见。
  陈钟盛后来说:“我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技术员,用什么来对得起国家给我这么高的荣誉,拼死也要干出更大的成绩来报效国家。”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用这样的信念,为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贡献了自己必毕生的力量。

  陈钟盛去世后,他的妻子这样评价他:他的一生是有价值的,他自己也算是幸福的,他为国家做了这么大的贡献,他是一个真正的优秀共产党员。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