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奠基人——王心清

发布时间 : 2016-08-23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1957年冬,我国开始发展自己的航天事业,由于没有一点基础,刚开始时是从仿制苏联的导弹起步的。仿制工作第一步就是,对苏联提供的导弹样品进行拆卸后,描图和翻译苏方提供的资料,我国第一代航天人王心清当年就做了这两项工作。

     

仿制“1059”导弹

  王心清1933年出生于荣成市港西镇北城村人。1952年,他被北京航空学院录取,9月,坐着北上的火车,王心清开始追逐自己的梦想。
  经过5年时间的系统学习,1957年,王心清从北京航空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担任设计员。那一刻,他信心百倍,做好了振翅高飞、报效祖国的准备。
  “那是9月份,我从北航坐着卡车,司机给我们拉到了二院那个地区,当时那有一个旧的财务学校。我们在那主要学习了两方面内容,钱学森给我们讲导弹的基本理论,另外,有人给我们将解放军的基本条例,因为当时院里还是按照部队的管理,来的大学生因为没有军营生活经历,所以这方面也要学习一下”,王心清回忆到。
  在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王心清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和科研人员一起仿制苏联的P-2导弹(代号1059)。然而,随着中苏关系恶化,在仿制工作的关键时期,赫鲁晓夫单方面废除中苏双方的合作合同,下令在一个月之内撤走全部苏联专家,并带走重要的资料和图纸。这给五院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党中央、毛主席果断决定,要自力更生,发展我国尖端技术。聂荣臻指示五院:一定要争口气,依靠我们的专家,立足国内,仿制P-2导弹决不能动摇,无论如何要搞出来!
  一盒仪器,两块三角板,两瓶墨水,几张图纸,王心清开始了描图和翻译工作。
  苏方提供的部分图纸由于都是俄文的,科研人员需要将它翻译成中文。王心清说,“翻译好了以后,我们要把这个导弹复制出来,首先就是要描图,按照蓝图给它描出来,然后晒图,晒成蓝图才能下工厂去生产”。
  王心清有一定的俄文基础,他跟大伙儿一块儿完成了翻译工作,接下来就是描图。据他回忆,当时最有挑战性的工作就是描图,因为时间太紧张了。“这边翻译,刚翻译完了,那边就描,没有白天黑夜的干活,有时候,描着图就睡着了,做着梦,可能就把梦里的想法给写到图纸上了。”

     


  那时,工作和生活条件都非常艰苦,王心清和战友们住在211厂的旧仓库。仓库又大又黑,连一块干净的地方都找不出来,并且四面透风,冬天风吹得墙纸沙沙作响。最苦的当属雪天,下雪了,人在屋里睡觉,外面的雪花会飘到屋里,早晨起床会发现,被子上面蒙了一层薄薄的雪花。
  从雪花飘舞的深冬到绿树花红的初夏,科研人员加班加点,连续奋战,以顽强的毅力终于顺利完成了绘图任务。
  “1059”仿制成功后,王心清学到了许多知识,业务上也变得更加成熟。在以后的工作中,他长期从事弹道式导弹及运载火箭总体与结构的研究、设计、生产和试验工作,先后五次获国家级、部级奖励。他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在平凡的日子里做着不平凡的事情。
  “我们室的工作也很平淡,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但是每发火箭都缺不了它,我们每个人都兢兢业业的,这样才能保障火箭不出事故和故障,这就是我们的成功,每发火箭都很平安”,王心清自豪地说。

提出小型航天飞机设想

  进入上个世纪80年代后,中国的空间技术取得了长足发展,长征系列火箭具备了发射返回式卫星、气象卫星、资源卫星、通信卫星等各种卫星的能力。特别是1975年,中国成功地发射并回收了第一颗返回式卫星,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继美国和前苏联之后第三个掌握了卫星回收技术的国家,这也为中国开展载人航天技术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81年,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飞行试验成功后,世界为之震惊,这是全球航天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它改变了世界空间利用的格局。中国航天未来如何发展,是走苏联的载人飞船路线,还是走美国大型航天飞机路线呢?科学家们激烈地讨论着。
  此时,王心清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总体设计部工作,他和所有科研人员一样,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成立于1979年10月的中国宇航学会,在组建初期,还没有研究总体的分委员会,王心清向学会建议,应成立一个总体的分委员会,专门研究中国未来航天如何发展。
  王心清的建议被中国宇航学会采纳了,1985年6月,航天运载系统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然而,关于中国航天的发展当时大家还是没能形成定论。
  关于这个问题,1986年,航天运载系统专业委员会内部大概形成了三种思路:一种认为按照苏联的载人飞船发展模式,还有一种认为仿照美国的大型航天飞机,第三种发展思路就是王心清所在的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总体设计部提出的小型航天飞机的发展道路。王心清说,“我们认为,不要搞那么大的航天飞机,一次能上去六七个人,我们就搞能容纳两三个人左右的小型航天飞机,这也是我们根据当时运载火箭的能力,提出的一个思路”。
  1992年,中央决定实施载人航天工程,对此,王心清当时也曾有过不同看法。“我想的就是送一个航天飞机上去,完成任务了以后再回来,下次还可以再用这个航天飞机。因为运载火箭是一次性的,发射完了就报废了,而航天飞机不同,它是可以反复使用的天地往返运输系统。我想的是搞半回收的,不是全回收。”虽然有不同想法,但王心清还是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为航天事业奉献着。
  时光荏苒,神舟系列飞船以及嫦娥月球探测器的发射成功,使我国航天事业不断迈上了新的台阶,王心清却从工作了40多年的岗位上退休了。“心事浩渺连广宇,于无声处现惊雷。”王心清身上没有耀眼的光芒,没有惊人之举,但他却用平凡的点滴工作为航天事业作出了不平凡的贡献。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