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奠基人——徐兰如

发布时间 : 2016-08-23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1960年11月5日,我国仿制的第一颗导弹“东风一号”发射成功,沸腾的试验场上,研制人员欢呼雀跃,相互拥抱,庆祝胜利。一位参与研制的科学家心情激动,作词一首以述心声,其中两句这样写到:“长空万里任翱翔,莫负人民厚望。”
  这位科学家叫徐兰如,如今已经98岁高龄了。

     

△徐兰如,1918年生,导弹总体和科研管理专家。

兵工报国

  1918年,徐兰如出生于江苏扬州。1936年秋,高中毕业后,他考入中央大学机械工程系。翌年,抗日战争爆发,学校内迁,他随学校到了重庆。1938年夏,考入重庆兵工学校大学部造兵系。1941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陕西兴平31兵工厂,为抗日前线部队修理枪炮、制造手榴弹等轻武器。1944年春,他转到重庆21兵工厂,在总工程师室工作,研制枪榴弹、炮榴弹等前线急需武器。
  1944年冬,兵工署选派50名优秀技术人员去美国阿伯丁兵工学校学习兵工,徐兰如也在其中。在阿伯丁的试验场陈列馆参观时,徐兰如第一次见到了从德国缴获的V-2火箭和几种大炮弹、火箭弹,这让他十分震撼。一个声音在心中反复回荡:我们也要造出这么强大先进的武器,才能保家卫国。
  徐兰如是极少数接触过V-2导弹和火箭弹的中国人。回国后,他一直在国民党兵工署火箭科担任“技正”(高级技术员)。1949年,徐兰如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在军械部从事技术工作,并随着大军进军大西南。
  1950年,抗美援朝开始后,徐兰如被调到沈阳兵工厂进行固体火箭弹的研制,同时负责炮兵火箭弹和反坦克火箭弹的研制。此时的徐兰如,已经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老兵工”了。抗美援朝时期,他和同事们研制的反坦克火箭弹、炮兵火箭弹武器在朝鲜战场上发挥了威力,获国家工兵总局一等奖。

测绘苏联导弹

     

  上个世纪50年代,我国开始研制自己的导弹,由于没有基础,最初是从仿制苏联的导弹起步的。1957年底,苏联援助中国的两枚导弹样品运抵了当时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简称“国防部五院”)。这种导弹是苏联仿制德国V-2火箭的产物,技术在当时已无先进性可言,但是,对于从来没有见过导弹实物的中国航天人来说仍然如获至宝。
  也就在这一年,徐兰如被调入国防部五院六室。两枚导弹样品让他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这些“高端武器”。为了弄清导弹的结构和原理,摸索导弹设计制造的理论,根据钱学森的指示,徐兰如和梁守槃、谢光选等人对P-1导弹样品进行了测试和测绘。
  导弹测绘就是要把导弹拆开,对导弹的尺寸、材料、设计构造等进行一次全面的测量,绘制成设计图,这种方式也被称之为“反设计”(逆向工程)。徐兰如说,“反设计”不是简单的量量尺寸,而是一次对导弹设计原理的深入探索,对于蹒跚学步的中国航天人来说,是一次珍贵的机会。
  可是,测绘工作需要对导弹进行拆卸,拆卸过程中,稍有不慎就可能把这仅有的两枚导弹毁掉。当时,既没有专用的工具,也没有厂房,人员中稍微有点动手经验的只有徐兰如和谢光选等寥寥几人,其余的都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从空军请来一个老技师来帮着拆卸导弹。徐兰如和老工人带着年轻的科技人员,一点一点从头做起。经过一段时间艰苦的努力,他们基本摸清了导弹的结构、元器件组成和所使用的材料等。通过对“P-1”导弹的“反设计”,科研人员对导弹的认识有了一次质的飞跃。

组建材料工艺研究室

  1957年11月16日,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以下简称“一分院”,也就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的前身)成立。其中,第七研究室(以下简称“七室”)是材料工艺研究室。刚成立时,室里没有领导,也没有兵,钱学森等一分院领导决定让徐兰如去组建七室,担任副主任。
  徐兰如不是学过材料专业的,得知这个消息的当天晚上,任新民就找到他家里。
  徐兰如回忆,“他跟我说,现在一分院里这些人中,与材料专业比较接近和熟悉的只有你,其他的人都是搞航空的。你过去搞过兵工,搞过金属材料热处理等相关专业,等于当过研究生的,现在也就你比较熟悉了。”徐兰如本来还有一点迟疑,可听了任新民的话之后,他不再犹豫:“国家现在需要我,那我就先干起来!”
  七室是现在“航天材料与工艺研究所”的前身,徐兰如接任副主任时,室里只有一个秘书,三个学焊接的,三个搞化学分析的,加上他总共8个人。
  这些人里,除了几个搞总体和发动机出身的对导弹有些了解,其他的人对导弹一点概念都没有。但是,工作必须要干,徐兰如只好凭着自己在学习和工作中了解到的知识,给大家做“科普”,有些连他也不知道的,就去查资料,和大家一起讨论。
  1957年,从德国留学归来的姚桐斌和另外3人来到七室,七室的全班人马已经达到了 12个人。

仿制苏联P-2导弹

     

  1958年四五月份,苏联方面送来了“P-2”导弹的资料,仿制工作全面开始。徐兰如带领七室人员很快投入到资料翻译工作中,他肩负着统筹安排、检查校对的任务。
  徐兰如回忆说,当时几乎所有的资料都是俄文的,量很大,七室仅有的12个人已经捉襟见肘,而这些人中,能熟练掌握俄文的人也不多。于是,他们只好向院里申请从资料处借几个人过来帮忙,再加上从苏联回来的三个留学生,十来个人历时近两个月才完成翻译工作。
  在材料部分翻译工作完成的同时,包括工艺资料在内的其他资料也翻译完成,P-2导弹开始进行下厂仿制(仿制P-2导弹的中国型号为1059,后改称东风一号)。为此,徐兰如等人一边“下厂学习”,一边到化工研究院、高分子研究院等单位寻找可用的新材料,为设计、生产部门提供支撑。同时,他们开始思考新材料的研制主攻方向。
  仿制导弹期间,徐兰如的工作调动频繁,代理过总设计师、总工程师,成了一个“大忙人”。

     

  工厂进行仿制工作,设计人员需要下厂配合生产。当时一分院各级管理人员大多是从全国各个部队调来的,没有接触过工厂生产。徐兰如因为有兵工厂工作经验,被调到总体设计部做副主任,负责总体设计部和工厂之间的协调联系、指导设计人员下厂等工作。
  在总体设计部工作了两三个月后,徐兰如又被任命兼任工厂副总工程师。他既熟悉技术和管理,又熟悉工厂现场情况,很多问题到了他手里,解决起来更加迅速。
  徐兰如说,“虽然那个时候工作非常辛苦,但是大家心里并不觉得苦和累,因为自己从事的是中国过去一直想做,却没能做成的事业,现在我们改变了历史,创造了历史,心里觉得特别自豪。”

  在第一发“1059”出厂证书总工程师一栏,徐兰如郑重签上自己的名字,为我国第一枚导弹签发了“出生证”。

     

  1960年11月5日9点02分28秒,仿制的P-2导弹“1059”发射试验成功,中国诞生了第一枚短程弹道导弹。徐兰如见证了这个历史性的时刻,心情激动的他写下了如下的诗句:

《导弹发射场上》
娇儿台上乘风摇,
着意经营着意调。
心事浩茫连广宇,
亿民翘首盼冲霄。
负责研制东风二号

  早在1960年P-2导弹即将仿制成功时,聂荣臻元帅指示国防部五院:“要突破从仿制到独立设计这一关,迅速发展提高,建立我们自己的高技术水平的导弹技术体系。”
  当时,有技术人员提出要搞一个比较好的、远的、更理想一点的导弹,也有人提出在仿制P-2导弹的基础上再改进。经过民主讨论,总体设计思想和总体方案基本确定下来,即以仿制的P-2导弹为基础,设计上不作大的改动,只将发动机和弹体结构等各方面的尺寸加大一些,这就是“东风二号”。
  “东风二号”研制过程中,遇到很多困难。其中一个比较典型的问题就是设计与生产的转换衔接、设计人员跟工厂的生产人员沟通交流。“很多设计人员是大学刚刚毕业,不懂生产管理,对工厂的制造精度、性能等之技术指标要求比较严格,而工厂里一些有资格的老同志认为,自己以前飞机都能造好,导弹也不过如此。”徐兰如介绍说。
  后来,国防部五院副院长王铮亲自带着徐兰如和设计人员下厂跟产,总结、提出并编制了一套管理办法,开创了航天科学管理的先河。1962年3月初,仅用了大约1年零4个月的时间,我国自行设计的改进型“东风二号”导弹就出厂待发了。
  遗憾的是,3月21日,导弹发射时偏离了轨道,坠落在离发射塔仅600米远的沙漠上,将戈壁滩上炸出了一个大大的弹坑。
  徐兰如在总结失败原因时认为,研制时间太紧张、地面试验工作没做充分,“有些东西是没有想到,有些东西是没有认识到,有些东西是因为赶时间,另外,有些认识到的东西没认识透,经验不足,这些经验必须要通过试验才能得到,不能单凭书本。”

  “东风二号”的经验为后续型号的研制工作探索了一条可行之路,摸索出大系统工程的管理规律,培养了一批研制和管理人才。
  “东风二号”的改进工作由当时五院副院长屠守锷主抓,徐兰如被调到院科技部任副部长。1964年,他参加了三线建设选点,担任062基地总师,主管基地建设的总体规划,完成了某型号批产基地建设工作 。

  徐兰如曾获航天创业荣誉奖、航天一院创业金质奖、献身国防科技事业荣誉证章等。1989年,71岁的他离开了工作岗位,他为中国航天事业奠定的基础使我国航天事业不断攀登着新的高峰。

   

△退休后的徐兰如(右图中左三为徐兰如)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