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奠基人——袁连启

发布时间 : 2016-09-06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在中国航天群英谱中,有一个普通的名字,他曾为仿制“1059”导弹四处奔走,进行外协配套;他曾为建“三线”建设在边远山区呕心沥血17年;他曾担任过多个型号的总指挥,创下了“十三战十三捷”的辉煌业绩。他就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长征二号丙火箭原总指挥袁连启。在近50年的航天生涯中,为了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壮大,他奉献了智慧、心血和年华,他用丰硕的成果,证明了人生的价值。

  

四处奔波  借“机”下“弹”

 

  袁连启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1952年从北京工业学院电机系动力专业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首都航天机械厂,先后任技术员、副科长、科长。
  1956年,以毛泽东、周恩来为代表的老一代革命家高瞻远瞩,聚集科技精英,组建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开始了进军航天技术的神圣使命。
  首都航天机械厂原来是一个飞机修理试制厂,以铆接装配工艺为主,而“1059”的仿制生产以焊接为主,工厂既缺少各种焊接设备,也缺少生产钣金零件的大型模具、装配型架,尤其是缺少大吨位水压机、大型机床等。虽然从苏联进口了一些设备,但大部分仍需要自己设计和制造。面对这些困难,工厂发动群众,自制了一些简易设备,部分地满足了生产的需要;同时,有计划地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技术改造和国内协作。
  当时的袁连启任工厂协作科科长,在仿制“1059”期间,负责组织外协和配套。为解决大型钣金件生产缺少设备的问题,组织上决定借用沈阳、哈尔滨、包头和武汉等各地工厂的设备生产,并成立了4个工作组,每个工作组实际上就是一小型钣金车间。4个工作组分别设在沈阳、哈尔滨、包头、武汉,每个工作组都包括型号产品设计、工艺、生产计划等方面的工作内容,并配备了包括负责生产计划、工艺设计在内的各方面人才。袁连启就带领着这4个工作组在全国各地搞协作。
  借用别人的机器设备,只能在别人完成任务的情况下再安排自己的生产时间,白天正常班的活儿干完了,后半夜工作组的全体成员就开始了挑灯夜战,抢着赶工作任务。虽然十分辛苦,但没有人抱怨过一句,因为在他们心里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任务,为仿制导弹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需要由国内协作、配套的产品,则在国防部五院、国防科委组织下,通过国家主管部门下达任务。在当时的一分院的统一组织领导下,配合承制单位工作,以确保产品质量和进度,有力地配合完成了“1059”的仿制计划。
  在仿制过程中,元器件品种规格不全,也是带有普遍性的问题。由于我国的工业基础薄弱,所需的各种元器件有相当一部分在品种、规格方面国内不能够配套生产。如当时的焊接有氩弧焊和点焊,点焊在飞机上是少有的,需要用手工用的焊钳,这种焊钳需要一些特殊的元器件,而这些元器件当时都是从国外进口。经调研得知,上海一家焊接厂有这种进口的元器件,袁连启立即赶到上海,与那家焊接厂进行磋商研究,最终把元器件争取到手。这样的事情在袁连启参加“1059”仿制的过程中不胜枚举。
  在当时那样艰苦的条件下,没有党中央的正确领导,没有全国人民的大协作,根本不可能仿制出“1059”。说起这段历史,袁连启非常感慨:“这是全国人民的功劳,我们只是做了应做的工作。”

 

17年时光献“三线”

 

  上个世纪60年代,国防部五院按照国家的战略部署,要在四川的山区建火箭研制基地,这就是“三线”建设。那里山多林多,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在这样的环境,要建厂、建房,并在规定的时间内拿出产品,要付出的心血和代价可想而知。1974年,袁连启被调到“三线”。他任工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主管生产、技术、设备、财务、劳资、物资等方面的工作,按现在的职务来说就是第一副厂长。1978年以后,任代理厂长、厂长。在那里,他一干就是17年。
  那是一个偏远的小山沟,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住的是简易的房子,很多人挤在一间屋里,吃的也很单调,副食品严重缺乏。当时1人1个月半斤咸肉,吃菜是件很困难的事情,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期,吃的白菜还要到陕西买,用的煤要到与陕西交接的一个县往回拉。一下雨,连口清水都喝不上,只能喝泥汤子。
  除了生活上的困难,工作上也是难上加难。要想完成国家交付的任务,就必须从基本建设开始,包括厂房的设计和建设、道路的建设等,而且基地的工程非常庞大,需要在山里挖出两个巨大的山洞,然后再在山洞里建厂房,连厂房带通道共有2万多平方米。在那样恶劣的自然条件下,打地基、挖山洞、建厂房,困难是可想而知的,而且还缺少各种必须的建筑材料,就连盖厂房的一块砖都要从外地运进去。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袁连启带领着大家自制机砖,自建住宅17栋,1.5万平方米,架设近30公里的电力线,安装设备700多台。
  袁连启回忆说,为了赶进度,他们有时候必须冒雨干活,天气很冷,一天要吃四顿饭,第四顿饭的时间是在夜里12点。
  除了配合基础建设,袁连启要做生产准备,包括人员的招聘、培训,工艺装备的设计和制造,标准设备的订货、安装、调试和配套等,主要是生产物资和管理上的准备。
  基础建设完成后,在规定时间内拿出让国家满意的产品,是比基础建设更难的一项重要工作。但是袁连启没有被困难吓倒,他带领大家迎难而上。当时袁连启所在的工厂是“三线”唯一的一个总装厂,厂区共有10千米,每隔1千米就是一个区,这里承担着所有型号的总装试验。那时候全国都兴搞会战,在关键时候就把大家拉出去搞会战,每区分成组,员工总是比着干,既提高了大家的士气,又提高了工作效率。当时工厂的干群关系非常融洽,大家团结一心,艰苦奋斗,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型号产品的研制试验,试制成功了某重点型号,并完成了批生产的交付。


  1983年3月,由于工作需要,袁连启被调任某基地,担任基地主任。上任不久,他便全程参与了一种重要产品的改进型决策,并为改进型产品的研制出谋划策。
  在“三线”的这17年里,袁连启从未休过一次探亲假,每次只是借回北京开会的机会才回家看一看,而每一次又都是匆匆而去匆匆而回。
  从风华正茂到霜染两鬓,他无怨无悔。17年,他把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了“三线”。

每战必捷的辉煌历程

  1991年,58岁的袁连启被调回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工作, 任副院级调研员。从1991年10月到1999年8月退休前,他心无旁骛,壮心不已,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火箭研制上,曾先后担任了三个型号和长征二号丙火箭的总指挥,而这4支队伍的工作几乎是同时进行的。他明明白白当指挥,型号研制各项工作都了然于胸。他严守纪律、严格把关,确保了型号研制质量。

  长征二号丙火箭以及长征二号丙改进型火箭是袁连启担任总指挥期间最重要的一个型号。长征二号丙改进型火箭试验队队员的思想素质高、质量意识比较强,在工作中不放过任何疑点。每次转场前,大家都根据专家组的评审意见,做大量的归零工作。在他担任总指挥期间,长征二号丙火箭和长征二号丙改进型火箭共发射了9次,发发成功。
  有一次,平台上一个重要仪器出现故障,型号队伍邀请专家到总装车间,现场分析故障,找到原因后,分解设备,进行试验,直到确认故障原因以后,袁连启才同意进入下一个流程。他说,“我们必须严格按照系统工程要求,一旦出现问题,必须弄个底朝天。”
  从1993年开始,长城公司与美国摩托罗拉公司签了一份重要合同,实施“铱星”发射计划。“铱星”系统是美国摩托罗斯公司设计的全球卫星个人通信系统,共由66颗卫星组成,在距地球高度为700千米左右的轨道上,依6个运行面布放,实现低轨小型卫星通信。按照合同,长征二号丙改进型火箭共要为美国发射12颗卫星,这在当时是我国对外服务合同中最大的项目。
  

  针对此次发射任务,长征二号丙改进型火箭设计为三级,是在长征二号丙火箭的基础上增加了一级分配器,主要用于将卫星由初始停泊轨道送入630千米的最终圆轨道并释放卫星。
  为了圆满完成发射任务,袁连启带领长征二号丙改进型火箭研制队伍,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保障工作,把全体发射队员的思想认识统一到上级领导指示精神上来,并以总体组、遥测组等各专业组为单位,集中学习讨论,结合本专业组的实际情况,查找差距,明确本专业组的具体措施。
  试验队的工作十分艰苦。有一次发射任务是在冬天进行的,发射阵地异常寒冷,胡风呼啸,大雪纷飞。铺设电缆、导管时,带着手套干活不方便,袁连启就带领试验队员摘掉手套坚持工作。天寒地冻,外面是零下20多度的严寒,为了解决工作中出现的疑点,袁连启带领队员经常加班到夜里1点多,有时甚至要到凌晨4点多,双手冻得又红又肿。执行发射任务期间,试验队没有休息过周末和节假日,只是在成功之后试验队撤场之前,才安排了仅有的一次外出。他们在18个月中取得了令人骄傲的成绩,6次连续成功地将12颗铱星送入轨道。
  长征二号丙改进型火箭第六次发射铱星获得圆满成功后,美国摩托罗拉公司项目经理代表摩托罗拉公司和铱星研制公司对六发六捷的纪录表示了由衷的钦佩和祝贺。

选择航天无怨无悔

  在近50年的航天生涯里,袁连启一直牢记周总理提出的“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的十六字方针。在他任厂长时,在总装车间还没有正式生产试制前,袁连启就把这十六个大字作为厂房布置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写在了墙壁上,而且每个字都漆上了红漆,就是为了让所有员工牢记这十六个大字。袁连启说,十六字方针的核心是“严”字当头,作为领导干部,在工作上一定要认真、严格。袁连启的“严”会“严”到什么程度呢?他要求装配车间的轨道内必须干干净净,因为任何的多余物,特别是小的金属的颗粒、灰尘等,都可能成为研制型号和火箭的大敌,这些多余物在某种情况下可能导致发射过程中出现问题。从操作来讲,他要求无论是设计、工艺还是操作、试验,都必须环环相扣。他要求队伍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把“严”字牢记心中。
  工作中的袁连启果敢干练,非常豪爽,尽管在工作上他要求严格,但是他在生活上却非常关心自己的队员,对每个队员的情况都很了解,甚至某人家里发生了什么事都很清楚,在队员有困难时及时给予帮助。

  不管是总指挥还是总师,都需要有广博的知识。袁连启以前的工作接触更多的是产品的结构、工艺等方面的内容,自从担任型号总指挥后,为了保证产品设计进度,保证大方案的正确性,需要有足够的知识做支撑。不懂怎么办?就得学。当时年近60岁的袁连启又一次拿起了书本,翻阅各种资料,学习各种各样有关的知识。同时他还经常向队员学习,在遇到疑难问题时,总是向所在队伍和单位的老专家、老同志请教。
  在袁连启当总指挥的近9年时间里,他带领试验队一共进行了13次发射,发发都获得圆满成功。他所负责的长二丙改火箭被称为金牌火箭,袁连启和同事们立下了汗马功劳。
  选择航天无怨无悔,这是袁连启的心声。自从踏上工作岗位的那天起,他就一直热爱着航天,并把它当成一生的事业在追求。
  1999年袁连启从心爱的岗位上退休了。但当领导需要给参谋点儿意见时,他仍然会很负责任地提出中肯的意见与建议。
  在近50年的航天生涯中,袁连启获得过的奖项,恐怕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但让袁连启记忆深刻的一次就是退休后,他作为代表参加了由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表彰为研制“两弹一星”作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大会,并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袁连启说:“退休之后作为代表参加如此重要的大会,这是对我在从事航天事业中取得成绩的肯定,这比任何一次奖励都要来得重要,对我是最高的荣誉。”
  在袁连启的航天生涯中,服从党的分配、服从党的安排,是他一生不变的信念。他用行动兑现了自己对党、对国家的承诺,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正是像他这样的一代有一代航天人的辛劳付出,中国航天事业也实现了一个又一个辉煌。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