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奠基人——吴运铎

发布时间 : 2016-09-06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吴运铎(1917年1月17日—1991年5月2日),出生于湖北武汉,我国抗日战争时期兵工事业的开拓者之一,革命家,新中国第一代工人作家。

  

  “只要我活着一天,我一定为党和人民工作一天。”
  这是我国军工企业的开拓者、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下属北京航天发射技术研究所首任所长吴运铎一生的写照。
  解放前,吴运铎主持设计研制了枪榴筒,参与设计制造37毫米平射炮以及定时、踏火等各种地雷,为提高部队作战能力作出了贡献。解放后,1958年至1961年,吴运铎任二机部老一所所长(老一所即北京航天发射技术研究所的前身)期间,组织研制了发射台、发射托架等设备。他曾三次身负重伤,失去了四根半手指和左眼,两腿也留下了残疾,身上的伤口100多处,被称为“一只手的将军”“中国的保尔·柯察金”,为国防现代化建设和改善我军装备作出了突出贡献。

 

为革命,他遍体鳞伤

  

  1917年1月17日,吴运铎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汉阳镇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当过学徒、小职员。吴运铎八岁时随父亲流落到江西萍乡;在安源煤矿读完小学四年级之后,因家境困难被迫辍学,回到湖北老家。托人求情先后在富源、源华煤矿做过童工、当过学徒。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8年9月,吴运铎辗转到皖南根据地,参加了新四军,并在军司令部修械所工作。1939年5月,因表现突出,吴运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吴运铎任新四军二师军械制造厂和新四军兵工厂技术员、副厂长、厂长期间,条件十分艰苦,一无资料,二无材料,为了供应前方的军需,他到处寻找火药原料及其替代品,利用简陋的设备研制出杀伤力很强的枪榴筒和发射架,在抗日战场上发挥了消灭敌人的作用。

△1940年,在新四军二师淮南根据地担任子弹厂厂长的吴运铎(中)。

  1942年,吴运铎挖雷管里的起爆药时,雷管在他手中爆炸了,他左眼瞎了,手指头炸掉4根。他说:“炸掉我的左手,我还有右手;左眼瞎了,还有右眼。”
  1945年除夕,吴运铎和陆平结为伉俪。1947年,婚后一年多,在大连试验场的一次炮弹爆炸试验中,吴运铎检查射出去的哑火炮弹时,炮弹突然爆炸,将他轰到20多米外的海滩上。
  陆平回忆道:“当时他浑身是血,幸亏他身上带了个怀表,要不是那个怀表就麻烦了。炮弹片正好打在怀表上,怀表都打碎了,只剩下一个底了,刚好在心脏的位置。”
  捡回一条命后,吴运铎在疗养院休养一年,期间,他仍然坚持工作,坚持学习。“他学习精神真好,还在学习日文。腿炸伤了,里面骨头都碎了,有一截都化脓了,疼得打针都不行,他要求大夫把腿锯了,这样就干脆好得快点,可以早点上班工作”,陆平无奈地说。

 

病痛之身投入国防事业

 

  新中国成立后,党组织安排他到莫斯科克里姆林医院治疗。
  1952年,吴运铎被调到北京专修俄语,3年后,再次赴苏联学习高炮生产技术。1957年,任包头447厂第一任总工程师,由于受伤的左手会影响工作,他经常到北京来看病。“在和平医院,从身上其他地方割一点肉补充到手指头上,这样手指头就能长一点,长一点他就可以捏住东西了”,陆平回忆到。
  此外,吴运铎还抽空给大学生讲课,教他们制图,边疗养、边上课,每天的日程都排得很满。看到他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陆平时不时地劝他多休息,可他还是闲不下来,“那时候老是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说你身体不好,不休息好了,工作也干不好。他说,‘干革命,你不能老休息呀!’”
  上个世纪50年代末期,老一所接到了研制“1059”地面设备的任务。航天事业创建初期,条件非常艰苦,没有像样的试验室,吴运铎为了加快进度,就发动群众修建托架试验室。
  “当时那个场面太感人了,他眼睛受伤,手受伤,脚也受伤,还跟我们一样,连夜奋战”,程绍钦回忆道,“当时是所有的职工集合起来,年轻的男职工打夯,女职工坐在解放牌汽车上当轧路机。老所长非常消瘦,尽管身体不好,但是他还是到现场,喊号子给我们加油,大家也干得非常欢。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修建了托架的试验室。他真的是把一切献给了党,只要是国家给的任务,为了发展我们的国防事业,他什么都不顾,一定完成。”

 

下放改造,思想学习不停步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大批知识分子到乡下接受“再教育”,吴运铎也未能幸免。他到了河北省蔚县一个公社生产大队,种菜,喂猪,看草料场。每天清晨4点起床,把一桶桶泔水倒到大锅里,然后烧火加热、煮猪食、挑到圈里喂猪。他患有哮喘病,一到冬天,病情更加严重,腿脚也不利索,仍要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到水塘里挑水,有几次,他险些掉进冰窟窿里。
  空闲时间,他争分夺秒地读书学习,先后读《毛泽东选集》四遍,《鲁迅全集》两遍,还读了一些文史书籍,并主动帮助生产队搞科学试验,从煤矸石里提炼农业生产急需的氮肥。
  一年以后,群众看到吴运铎不像坏人,于是有些大娘、大婶悄悄地帮助他挑水、买煤。村里的赤脚医生看到他身上的弹痕,了解了他的事迹,感动得留下热泪。

 

和平年代,帮助青年正确树立三观

 

  早在1953年,吴运铎完成了10万多字的自传体小说《把一切献给党》。这本书先后印发了500多万册,并被翻译成俄、英、日等多种文字,远销国内外,成为鼓励青少年树立正确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优秀作品,鼓舞了一代代青年人。当时,全国机关、工厂、学校、商店都开展了学习活动,有的工厂、学校还组织了“吴运铎小组”、“吴运铎班”“保尔班”等,开展劳动竞赛、学习竞赛。青年们把它当成生活教科书,书中充满的革命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的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所有读者。

      


  曾和吴运铎一起工作过的北京航天发射技术研究所原副总经济师程绍钦回忆到,当年他参加工作的时候,老一所的所长正是吴运铎,读了《把一切献给党》后,发现吴运铎和《钢铁是怎样练成的》一书中主人公的经历非常相似,深受感动与鼓舞。“他就是党需要什么就干什么,无条件的为国家的事业奉献、付出,如果都能有这样的精神,我觉得咱们的国防事业、航天事业会发展得非常快。现在社会条件不一样了,开始讲个人价值和自我实现,如果把这两者和对国家的奉献结合起来,我认为不管对自己还是对国家,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粉碎“四人帮”后,吴运铎重新走上领导岗位。这一时期,继续领导军工科研的同时,他更多关心的是青年的思想状况。经历“文革”,有些人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动摇了,在个人工作、生活、前途上缺乏应有的信心。对此,吴运铎忧思浓浓。1980年,他写了《和青少年谈道德修养》一书,为孩子们廓清了认识迷雾。对那些向他求助的残疾青年,他往往像父亲、祖父一般,予以特别的理解和关爱,为他们指点正确的人生道路,成为教育青少年做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四有新人”的新一代教科书。

      

△吴运铎和青少年在一起

  

斯人已去,精神长存

  

  生活中的吴运铎非常简朴,也很随意,他珍重亲情、友情,爱好唱歌、演戏、写作,喜欢吃扒鸡、喝啤酒。
  “他到百货商场买东西,售货员就问他,‘你买得起吗?’就因为他穿得太朴素了。他爱吃扒鸡,每周六都要到西单去买一只鸡,顺便买点啤酒,喝着啤酒,吃扒鸡”,妻子陆平回忆到。
  老一所建所30周年时,病中的吴云铎把木板横在胸前,铺上宣纸,拔掉氧气管,强忍着病痛,支撑着身体,用了近两个小时,艰难地写下了“努力攀登科学技术高峰,为常规兵器现代化作出更大的贡献。”
  1991年5月1日,国家民政部、人事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授予吴运铎“全国自强模范”光荣称号。遗憾的是,第二天,吴运铎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噩耗传出,举国悲恸。
  早在1983年病重时,吴运铎就立下遗嘱:后事从简,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不保存骨灰。
  程绍钦后来从报纸上才得知这个消息,他遗憾地说,“非常可惜,他为中国的军工事业奋斗了一生,如果他能再长寿一点,那么会为我们的国防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吴运铎走了,走得那么匆忙,那么安静,他的精神鼓舞了一批有一批后来人。
  “我认为就是,无私奉献,绝对听党的话,奋发图强,不讲条件,只要是国家需要的,他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干成,”程绍钦说。
  为了纪念吴运铎,传承他的精神,北京航天发射技术研究所专门建了一个吴运铎展室。
  程绍钦感慨道,“现在的科研条件和生活条件比当时的条件要好了很多,如果现在我们能像吴运铎同志这样的老一辈革命家一样,为革命事业发展,为我们的国防事业,奋不顾身,奋发图强,刻苦钻研和奋斗,我们的航天事业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国防大学图书馆主任马祥林曾作诗盛赞吴运铎:威风凛凛数运铎,死神屡屡擦肩过。拼将残躯酬壮志,换来神州满春色。山沟兵工慑倭寇,以身铸剑砥砺多。中国保尔人钦敬,垂范后世称楷模。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