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奠基人:庄廷元

发布时间 : 2016-11-22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1957年,福建省惠安县的庄家得到了一个欣喜的消息:这家的儿子庄廷元,被南京航空学院飞机系录取。这件喜事让庄家人高兴了好一阵子。
  20岁的庄廷元兴奋不已,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要和飞机打交道了,却没曾想到,后来他机缘巧合走上了航天这 条路,并为中国航天事业的创建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意外走上航天战线

 

  当时,国家高度重视航空事业发展。进入大学以后,庄廷元和所有的莘莘学子一样,深感骄傲和自豪,他渴望自己能够早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所以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的知识。很快勤奋好学的他脱颖而出,成为同学中的佼佼者。那时候,他目标非常明确,毕业以后到航空工厂、设计部工作。可是,大三那年的一天,系党总支书记找他谈话,也正是这次谈话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党总支书记跟我说,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到学校来要人,学校考虑让你提前毕业,到五院去工作,进行导弹研究。”听到这个消息,庄廷元意外之余,更多的是兴奋。“我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幸运啊,能参加导弹研制这么重要的工作,这在我国是开创性的工作。”
  没有犹豫,庄廷元背起简单的行囊,坐上了北上的火车。一路上,他既兴奋,又深感压力巨大。在南京航空学院学习期间,他只是听说有这样的先进武器,却从来没有接触过导弹方面的知识,现在突然要参与导弹的研制,自己能胜任吗?忐忑中他来到了北京,下了火车,直奔位于北京永定路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训练大队。
  1957年,全国各高等学校的100多名毕业生聚集到了国防部五院训练大队。当时,国防部五院还是部队编制,大学生们要在这里接受入伍前的集训。训练大队主要学习的内容分三个方面。一是思想政治教育,着重学习人民军队的性质、任务,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等内容。二是学习三大条令(内务条令、纪录条令、队列条令)。三是有关导弹知识的启蒙教育。由于大家以前没有接触过火箭,钱学森院长专门编了一本《导弹概论》,每周亲自给大家讲课。
  巧合的是,庄廷元刚到训练大队时,接待人员就告诉他,钱院长正在礼堂讲课。听到这个消息,庄廷元立即把行李扔在接待室,头也不回地奔向礼堂。“讲得太好了,他能够把高深的理论,像讲故事一样深入浅出地阐述给我们听。在集训队里,听了钱院长讲课,我觉得对于我们这些刚出校门的人来说,要迈入导弹这个行业,这是一次很好的入门教育,或者说启蒙教育。对我们后来的工作,起了很大的作用,他领着我们进了门。”
  有了钱学森的点拨,再加上自己的勤奋学习,在工作中慢慢积累经验,庄廷元逐渐对导弹这个陌生的领域熟悉起来。当时,他被分在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的试验站工作,条件艰苦,没有专门的办公室,办公和休息都在宿舍里,吃完饭,大家往饭桌旁一坐就开始工作。

 
建设我国第一台小型发动机试车台

 

  早在试验站建设初期,我国与苏联政府于1957年10月15日达成协议,由苏联帮助我国建设一个地面试验站,代号“8103”工程,包括试车台以及为试车台服务的中心测量室、推进剂贮存库房等主要设施。
  遗憾的是,半年过去了,苏方设计的一张图纸都没到。1958年6月,上级要求尽快建造一个五吨推力的发动机试车台,以适应型号试验的需要。
  6月份的一天,试验站技术副站长王子仁带领庄廷元等4人,站在一个山头上指着山沟,沉重地说:“院里决定我们要自己设计、自己建设,搞我们中国自己的液体火箭发动机试车台。”
  王子仁副站长的这番话在庄廷元等技术人员的心里激起了一层层涟漪。过去,大家在学校学习的时候,航空发动机试车台倒是听说过,可液体火箭的发动机试车台在脑海里连一点概念都没有。“导弹的发动机,我们连见都没加过,试车台也没见过,要我们搞试车架,完全是两眼一抹黑。而且当时要求在3到4个月设计出来,所以确实有点懵了。”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压力面前,更激发了这些年轻人的责任感、使命感,庄廷元等技术人员组成工艺设计小组,与第四设计院合作,开始了发动机试车台的设计工作。
  “我们先到航空部,看看人家发动机的试车台是什么样的,到清华大学请教,到北京图书馆找资料,但凡哪个地方能让我们学到点什么,就往哪跑。只要回来的时候能有一点点收获,我们就特别高兴,觉得将来就可以用到工作上了。”庄廷元笑着回忆说。
  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试车台的设计工作按计划完成,接下来,就是下厂进行设计加工、土建施工、安装调试,工程进展很快。恰逢此时,又有一批刚毕业的大学生参与到试车台的建设中,这更增强了大家的信心。

    


  那时,没有厂房,所有安装准备工作都是露天作业。20多名热情高涨的年轻人在荒郊野岭中支起帐篷,开始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苦工作,工地里一呆就是一整天,吃饭和休息都在简易帐篷里。

 

工地里唯一的女大学生

 

  这场面深刻地印在庄廷元的脑海里,其中一个柔弱的身影更是让他久久难以忘怀,那是20多名年轻人中唯一的一名女同志。
  因为工地离宿舍很远,路也很难走,白天大家都在工地呆着,一天只在晚上回宿舍一趟。山沟里没有厕所,男同志还好一点,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就解决了,而女大学生则只能自己想办法。
  “我们都是男同志,比较粗心,一开始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来才发现她不上厕所。一问她,才知道她的顾虑。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早上,她不吃稀的,整个白天不喝水,中午不喝汤,她尽量一天从上班到下班,不上厕所。后来她说了,有的时候感觉实在憋不住了,也得憋,憋到下班再上厕所。”说到这,庄廷元眼角泛起泪水,“知道这件事以后,我们觉得这样不行,就盖了一个临时厕所。”
  也许今天再看这件事,大家会好奇,那名女同志为什么不跟大伙儿说出自己的困难呢?庄廷元解释到,那个年代的人想法非常简单,不愿意给别人、给单位添麻烦,有困难都是尽量自己克服。
  困难,不仅没能让这群年轻人退却,反而激发了他们更大的热情和干劲,所有人都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一心一意为祖国的尖端事业贡献力量。经过大家的不懈努力,倾注所有科研人员心血的发动机试车台终于建成了,这也是我国
第一个小型发动机试车台。

 

“331”工程由来

 

  早在1965年,中央专委就批准建立我国自己的卫星通信系统。1970年,中央军委决定将这一任务转入工程研制阶段。1974年5月,周恩来总理指示国家计委、国防科委召集有关部门研究卫星通信工程的研制、协作和使用方针,做出规划,督促进行。为此,国家计委、国防科委联合起草了《关于发展我国卫星通信问题的报告》上报中央,1975年3月31日,中央同意了这个报告,很快得到了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的批准,后定名为“331”工程。
  “331”工程共分为五个部分:卫星、运载火箭、发射基地、测控系统、通信系统。要想把通信卫星运送到地球转移轨道,使卫星在远离地球35800公里的赤道上空运行,必须研制出运载能力更大的火箭。
  当时,提高火箭运载能力最直接的做法是研制化学推进剂中能量最高的发动机——液氢液氧发动机。美国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就开始了氢氧发动机的研制,阿波罗登月、航天飞机都采用了氢氧发动机作为运载火箭的动力装置。我国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研制氢氧发动机。
  1974年9月国防科委召开了卫星通信工程方案论证会,确定运载火箭以长征二号为基础加常规三级二次启动和氢氧级一次启动两种方案同时并举。1976年4月七机部决定,采用三级为氢氧发动机的运载火箭发射通信卫星。1976年8月国防科委明确决定:运载火箭第一二级用长征二号并稍加修改;第三级动力装置用新研制的两次点火的氢氧发动机。这就是后来的长征三号运载火箭。
  氢氧发动机所使用的液氢、液氧都是深低温推进剂,对试验设备、试验技术和安全技术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也对庄廷元所在的试验站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令人尊敬的航天巾帼

 

  一次,发动机试车前,设计和试验人员虽然已对氢氧发动机进行了反复试验,但是,大家仍有些担心试车时出现问题。有人推算,如果发生爆炸,方圆十里范围内都会受到影响,更何况离试车台仅有150米远的操作间呢?如果真的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大家都有些紧张。
  当时,庄廷元负责试验站人员的思想政治工作。试车当天,他和另一位领导到现场查看试验准备情况,详细了解每一名岗位人员的思想情况。在距离试车台最近的操作岗位,一名女同志的一番话深深地震撼了他们。
  “她当时30多岁,有两个孩子了,她很严肃地跟我们说了这么几句话,‘我一切都准备好了’。当时我们片面地理解为,她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接着她又说,‘昨天,我开了个家庭会,家里都安排好了,领导放心,我今天一定保证完成任务,请你们放心,我这个岗位不会出问题’。”听到这里,庄廷元才明白这名女同志的意思,他心头一股暖流涌过,没有想到一名女同志竟有这样的气概。他随即斩钉截铁地说:“你要有信心,今天的试车一定能成功,我们也在这里跟你们在一起,咱们一起等着试车成功。”
  那名女同志在家庭会上说了什么,不用多说,大家可能也明白了,是在交代后事。多么实在的一句“我一切都准备好了”,其中饱含了视死如归的勇气和壮士断腕的决心,这一切都是为了祖国的航天事业。
  一切准备就绪,试车成功了,这个意料中的结果,不仅来源于试验人员的自信和勇气,更来源于每一名航天人的智慧、团结、奉献……正因为有他们在,中国航天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并一直延续到现在。这也是庄廷元永远都无法忘记的。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