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崧

发布时间 : 2016-11-22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林崧,女,汉族,1977年出生,江苏南通人,硕士研究生学历,高级工程师,2002年参加工作,曾任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所所属的北京宇航系统工程研究所型号总体副主任设计师、室副主任、型号总体主任设计师,现任某型号副总师。

 

  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2015年度“感动我们”颁奖典礼上,评审组给出林崧这样的评价:

 
谁说女子不如男,
古有穆桂英挂帅,
花木兰从军,
今有林崧砺剑为国。
你忘了白天和黑夜,
你忘了亲人和爱人,
你甚至忘了自己是女人。
送你一支勿忘我,
妆扮美丽人生。

 

  熟悉林崧的人都说:“她太拼了。”
    林崧说,这是性格使然,自己“要么不干,干就要干好”。
  林崧从事的型号任务,面临巨大的压力。为了成功,她唯有拼命“压榨”自己,夜以继日地超常工作。一年365天,她几乎没有自己的
时间,工作安排得满满当当。她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自己。
  一次试验正值寒冬,加上连夜赶赴外地,林崧生病了。瘦弱的她脸色苍白、声音沙哑,同事们都劝她“赶紧休息”。她嘴上答应着,
可深夜依旧在会议室看报告。因为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一堆数据上,身体的不适反而感觉没那么强烈了,直到结束所有工作躺到床上,她才发现头痛欲裂。
  工作中任何细小的问题,林崧都会不断地琢磨、分析,从不放过一个疑点,不抱有一丝侥幸。“总体的每一个状态变化,都会影响到
下游,所以从我手里出去的工作,我得负责。”
  某次飞行试验的复查工作量很大,林崧无一遗漏地对参数逐个进行复查,白天时间不够就晚上做,晚上时间不够夜里接着做。这期间
,她发现了设计隐患,并采取了改进措施,为飞行试验减少了风险。
     作为型号总体设计的“把关人”,林崧带领队伍,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出色地完成了多项方案设计工作,组织完成了多项大型
地面试验和缩比试验,获得了多次试验的圆满成功。

 

两年没能抽出时间看望父母

 
  有一段时间,因为任务实在紧张,加班到晚上12点成为林崧的工作常态,有时不知不觉就熬到了天亮。两年间,她甚至连就在单位附
近住的父母都没能抽出时间去看看。她说:“加完班太晚了,老人早睡了,回去就得把他们吵醒。”

  林崧的父母都是航天人,老两口很理解女儿的工作,但是理解归理解,心里总是牵挂,担心她吃好没,喝好没,休息好没有。

 
父亲送来的水果放烂了都没顾上吃

 
  林崧的父亲退休后被单位返聘,每周都要去她的办公室看看,夏天带着水果和零食,冬天带着热汤、热粥。然而,老人常常见不到女
儿。“她去开会了”“在实验室”“出差了”……听多了这样的回答,老人只能托付助理员将东西放到女儿的办公室。偶尔赶上女儿在同一栋办公楼里的会议室开会,他就在门外悄悄看一眼,然后默默地离开。
  可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的林崧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办公桌上多了什么,或者少了什么。有一次,父亲送来的水果竟然放烂了,发出浓重
的酸臭味,他才发现。她一句话没说,只是把烂了的水果扔掉,继续工作。同事无意中抬头,才发现她眼里全是泪水。

 
“工作岗位,不分男女”

  
  型号工作严重受挫的时候,队伍的思想也受到了严重干扰。但是,林崧没有慌张、没有气馁,她首先想的是怎样解决问题。她反复告
诫自己,“失败的尽头是成功,绝对不能后退”。林崧把成功作为信仰,很快排除了外界干扰,忘我地投入到故障归零和后续的设计改进工作中——她对千万条故障试验数据逐一进行分析复核,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此外,林崧还做起了思想辅导工作,与设计人员谈心交流,并现身说法:“问题已经发生了,沉溺在自责和懊悔里不管用,关键还是
解决问题,只要你把注意力集中到工作上,就会忘了情绪这件事。”型号队伍在她的带领和感召下再次振奋起精神,调整了状态,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圆满地完成了后续任务。
  “我觉得自己抗压能力比较强。”林崧这么说,大家也都这么认为。然而,躲在没人的地方,她偷偷哭了好几回。

 

   


  每一次飞行试验的成败,坐在指控大厅判读席上的林崧都是最先知道的。“眼睁睁看着产品在我面前自毁,又心痛又无力,但你不能
在设计员面前随意宣泄情绪,只能强忍着眼泪。”说着,她的眼圈又红了。那时的她,满脑子都是“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解决”,因此,总是不自觉地皱着眉,看起来很严肃,她用柔弱的肩膀默默地承担着。“从性别上我是女性,但是工作岗位是不分男女的,我必须尽到自己的责任。”林崧如是说。

  
忘记了自己是女人,是妻子

  
  由于长时间超负荷工作加上严重睡眠不足,2010年,林崧的身体多次出现严重不适。医生劝她住院治疗,但那时型号研制面临巨大压
力,进度十分紧张。型号队员都说,林崧靠吃药坚持着,硬是没离开工作岗位一步。
  当时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林崧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说:“真记不清了,都过去好久了。”可是说起这十多年来的工作,她却历历在目,如数家珍。
     如果不是31岁那年的一次意外,林崧现在已经是一个7岁孩子的母亲了。当时,怀孕两个多月的她在外地出差,因为精神高度紧张
,她满脑子都是技术问题。再加上经验不足,她没能及时发现身体异常。等回到北京后,她就流产了。之后,要孩子的计划也因为型号任务一再搁浅。
  让人叹息的还有林崧无处安放的爱情。正当型号研制取得阶段性成果的时候,丈夫却因她长期无暇顾及家庭而提出离婚。
  如今再提起这事,林崧检讨自己:“我不能说我的工作到底怎么了,所以从他的角度来看,我只是一个早出晚归、什么也不能给家里
做、有没有你都没差别的妻子。”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这件事我也得到了教训。工作和生活都要兼顾,如果不能保证陪伴家人的时间,但至少每天也要打一个电话,让他们知道你在牵挂着他们。只有把生活处理好了,才能有更好的精力去工作”,说完这些,林崧仰起头,似乎是不想让人看到她的眼泪。
     林崧并非天生就是“工作狂”,她只是比常人更坚强,更能忍受寂寞。她说:“选择了航天就必须付出,我热爱自己的事业,我
为自己从事的事业感到自豪”。

【打印】 【关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