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凤林

发布时间 : 2016-11-29     来源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新闻中心

   

 

  高凤林,男,汉族,1962年出生,河北东光人,中共党员,大学学历,特级技师,1980年参加工作,现任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所属的首都航天机械公司14车间“高凤林班组”组长。

 

  2015年4月28日,在人民大会堂,高凤林从李克强总理手中,接过了“全国劳动模范”的烫金证书。
  35年的航天生涯中,每一次临危受命,他都不负众望,多家媒体称他为“神技天焊”,但高凤林却诚恳地说:“我不是‘神’,就是个普通人”。

 
没人天生会焊接

 

  与很多人一样,高凤林第一次拿焊枪也很不顺利。
  当他一手用焊枪夹住焊条,一手拿起防护面罩,焊条已不自觉地接触到练习用的铁板,那突然闪出的耀眼弧光和着铁板、焊条熔解的“滋滋”声,让他下意识地将焊枪向上一提——焊条却从焊枪上掉了下来。他放下防护面罩,关掉电源,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没有再动一下。
  与很多人不一样的是,回过神的他,掏出笔记本和笔开始记录焊接的操作规程,然后是自己操作时的心理变化,再去看看师傅们是怎么操作的,记下他们的动作特点……最后是三个大字:“稳”、“准”、“匀”。
  终于,他打开电源、拿起焊枪、拿起防护罩,深吸一口气,稳稳地将焊枪在铁板上轻轻一点,在满地洒落的“流星”中,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道焊缝。
  这一幕恰好被路过的工段长陈继凤看见,他拿起高凤林的笔记本,心里暗暗叫好:第一次实习就知道自己思考、感悟焊接的基础要领,是个好苗子。
  现如今,不少人惊叹于高凤林高超的记忆,但时光回转到30多年前,当初的少年正手握红砖,伸直胳膊,独自站在烈日下一动不动,任汗水在脸上、身上肆意流淌;吃饭时,他下意识地将筷子从嘴边移到碗边,再从碗边移回嘴边练“送丝”,等他吃完饭,食堂里早就空无一人;有加班任务时,他说“我不要加班费,只要能让我跟着师傅学”。他深信,只有尽最大的努力,才能实现最好的目标。

 
跟产品“结婚”

 

  在国家“七五”攻关项目、东北哈汽轮机厂大型机车换热器的生产中,“熔焊”是一大关键,有关人员经过一年多的试验也未能取得突破。这块“硬骨头”交到了高凤林的手上。此时他已经成长为焊接领域的青年专家。
  半年的时间里,从早到晚,高凤林天天趴在冰冷的产品上,一趴就是几个小时不下来。过往的师傅打趣说:“小高呀,你是和产品结婚了吧,一来你就抱着它不下来。”凭着这股劲头,他终于把压在单位一年多的两组18台产品交付出厂。时至今日,高凤林说“这是最苦的一次”。
  他把“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用在了学习和每一次攻关中。参加成人自考时,为复习他瘦得腮帮子都凹陷了,像换了个人。参加航天系统青工技术比赛时,他吃住在厂里,白天穿梭于攻关现场、训练场、课堂,晚上抱着两摞厚厚的书籍学习到3、4点钟,不到30岁的人头发一把把地往下掉。最终,高凤林在比赛中取得了实践第一、理论第二的优异成绩,课程设计考试一次通过,产品攻关也进展顺利,并于1991年,被破格晋升为国家级技师。他深深地体会到:只有把知识和实践结合起来,才能发挥出无穷的力量。
  高凤林说:“如果追求短期内快速成功,很可能就是昙花一现。”

 
大师也会急得浑身冒汗

  

   

 

  在很多媒体的报道中,无论多么棘手的问题,到了高凤林手里都迎刃而解。实际上,他也会有沮丧、低落的时候。
  那天是中秋节,101站试验台,摆在高凤林面前的,是长征五号运载火箭上面级发动机内壁烧蚀的问题。10米开外就是大型液氢储罐,脚底下是几十米的山涧,操作空间硬塞进一只手,就只剩一条缝隙。高凤林已做好心理准备,但“没想到这么难”。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如果天黑了,那故障就更没有希望排除了。素来冷静的高凤林也忍不住焦急起来,巨大的压力下,他浑身汗如雨下。发动机总设计师试图缓解他的情绪:“高师傅,这道考试题可是够难的,这可是国际级的大考呀!怎么样,够难度吧?”
  “您这题出得太难了,今天我恐怕要栽在这儿了。”擦了擦汗水,高凤林梳理了一下思绪,头脑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眯起眼瞄准仅有的那条细缝,他再次投入“战斗”,终于赶在夕阳的余晖消失之前排补成功。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欢欣鼓舞,高凤林如释重负……
  在高凤林的职业生涯中,他虽获得了无数的荣誉,但他坦言:“从人性的角度来看,荣誉有支撑作用。我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荣誉,可真正荣誉加身后,我也为荣誉而战。”这位大师随即展现了自己幽默的一面:“你说我要干着活,就想我要干成了能当全国劳模或者什么吗?那我肯定就当不上了。”

【打印】 【关闭】